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kouso】苦逼阎达的奶爸日记


#被迫养了好多只书团子的阎达的苦逼奶爸生涯……#
#根据名朋真!实!经!历!改!编!没错就是本座的血!泪!史!!#
#再次重申本座是反派!正经认真兢兢业业的大反派!!不是奶爸啊混蛋!#

(四)
最后不得不把金书团子带回家的阎达翻箱倒柜掘地三尺的找出了当初和名伶谈恋爱时买的一只玩具小熊,总算让书团子止住了哭声。
阎达和缩在玩具熊怀里的金书团子大眼瞪小眼无语凝噎的对视了半天,最终还是靠过来叫他吃饭的女琊打破了沉默。
把最近莫名喜欢找人打架的女琊打发走,阎达看着书团子挣扎了半晌才勉强开口:“……我给你煮牛奶喝。”
“……Q^Q嗯。”
一看团子又有掉泪的趋势,阎达顿时头大:“等等!不准哭!不然就把你丢出去!!”
团子被吓了一跳,本来就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顿时啪嗒啪嗒往下掉:“你好凶QAQ……”
阎达一手扶额仰天长叹,赶紧借口熬牛奶躲出去了。
金书团子看着阎达颇有几分落荒而逃意味的背影,含着泪眨了眨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五)
第二天,阎达带着团子就杀上了云渡山。
“梵天!自己家的娃娃随便乱丢是什么道理!”
正在莲花台坐禅的一页书抬眸瞥了一眼,看清了阎达手心里的团子后点了一下头:“有劳你走这一遭,只是江湖乱象迭起,吾分身乏术,他恐怕还是要劳烦你多加照料了。”
阎达只觉胸口一噎:“他可是你的同体!”
一页书面色不变点了点头:“嗯,有劳。”
阎达顿时几欲吐血:“把这么只的小团子交到本座这种大反派手里,梵天你的慈悲心呢?!”
一页书八风不动:“魔佛波旬,想来尚不至于恃强凌弱为难一只团子。”
被点中死穴的阎达一腔怒火没处发,暴躁的一掌给云渡山拍了个大坑:“少说废话!梵天你是想打架吗?!!”
“阎达。”一页书依然一脸淡定。
“怎样?!”
“团子快要掉下去了。”
阎达闻言下意识的低头护团子,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于是真气一运把团子送到莲花台上,继续气势汹汹:“废话少说!来战!”
然而……
被遗弃的书团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一页书二话没说,拂尘一甩又把团子给送回去了:“赶紧哄。”
阎达脚下一个踉跄,团子都差点没接稳:“为啥是我哄!”
“谁弄哭谁哄,阎达,因即在你,果也归你。”一页书一脸的宝相庄严。
从来都是能动手就绝不哔哔的阎达悲哀的发现动嘴他根本说不过他这个死对头义兄。

(六)
阎达就这样被迫跳入了养娃的大坑,一日三餐的照顾书团子,还得时刻准备承受团子的哭声洗礼。
书团子观察十分细致,敏锐的发现只要自己一哭阎达就特别没辙,于是阎达的生活更不好过了。
水晶糖水果糖棉花糖棒棒糖之类哄团子的东西买了一堆放在家里,还要按时做饭煮粥基本上没法出门的阎达现在特别心累。
还有比被迫养一只死对头更坑爹更苦逼的事吗?
阎达看了看坐在小绒毯上玩的开心的金书团子,觉得自己悲哀极了。

(七)
然而事实告诉他,在苦境之中从来都是没有最坑爹只有更坑爹。
某天早晨,起床后的阎达按照惯例先是去团子窝里看看还在睡的团子,顺便给总喜欢踢被子的两只团把被子轻轻盖好,之后转身去厨房做饭。
……不!等等!!为什么是两只!!
总算反应过来的阎达叮当咣啷的从厨房里冲出来,蹲在团子窝边死死的瞪着睡得正香的一金一白两只书团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团子还能有丝分裂吗?!!
阎达在心中愤怒吐槽,结果一抬头就看到正坐在自家院子里不知道看什么书的一页书。
……本座就知道!!
阎达一边怒火冲天地挽袖子冲出去找梵天理论一边在心里把跑去不务正业的女琊和迷达骂了个狗血淋头。
出去谈恋爱之前先把家里的布防搞好会西吗!!
死对头都这么正大光明的摸进家里了啊!!
(其实就算搞好布防……在梵天武力值面前也根本没啥用吧……)

“梵天你来欲界是想干嘛!!”冲到院子里的阎达暴躁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送团子。”一页书悠悠的翻过了一页书。
阎达被他一句话噎的几欲吐血:“欲界不是团子收容所!!”
一页书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表达的含义十分清楚明白:
欲界不是,但你是啊。
完全领会了其中内涵的阎达好悬没被气出个好歹,锤了锤胸口勉强顺过这一口气,连忙强迫自己转移话题,再继续聊团子估计自己就要先被气死了:“……梵天你在看什么?”
“反派培养手册,”梵天亮出封面给他看了眼,看着不知道从哪下嘴吐槽表情扭曲的阎达心情很好的解释了一句,“上次你去云渡山时落下的。”
阎达终于悟了,面对梵天就该闭嘴直接开战,于是二话没说提了掌大招就怼过去了:“阎神判!!”
梵天眼疾手快的和阎达对了一掌,把院子毁了个乱七八糟后,示意阎达往旁边看看。
被吵醒的白书团子一边揉着眼一边爬上了石桌。
光顾着怼梵天现在忽然想起自己还没做饭的阎达气势顿时就是一弱。
白书团子看了看大只的一页书,又转头看了看阎达,很淡定的开口:“你是谁?”
“我……本座阎达!”阎达边说着边怒气冲冲的瞪了大只一页书一眼,咬牙切齿,“是你二弟!”
“哦。”还没过失忆期的白书团子接受良好的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开口,“我有点饿,有吃的吗?”
“……”阎达凶狠的把一页书往死里瞪。
“团子都饿了你还不快去做饭。”被瞪的一页书依然一身高人气度,“一会金团子醒了没饭吃又该哭了。”
“……梵天你给本座等着!!”
阎达的脸色忽青忽白,最终还是撂下了一句狠话就匆匆跑去厨房了。

评论 ( 5 )
热度 ( 41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