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邪教之双素】清香白莲萌黄素

#清香白莲萌黄素#
#一大一小两只素,恶意卖萌,注意血条#

最后,麒麟星依然没能挡住萌黄团子看戏的脚步。
谁让劫白莲任务的执行者全是乐于帮助萌黄犯熊作死的熊孩子呢,所以萌黄躲进银豹衣服里偷渡神马的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于是当坐在轮椅上的素还真被银豹点了穴带走之后,眼睁睁的看着银豹胸前的衣料动了动,然后噗呲一下冒出来一只麒麟团子。
“好久不见了哟素还真~!”如今一身麒麟星造型的萌黄团子动作灵敏的跳到素还真的肩上,洋洋得意的伸手戳了戳素还真的脸,“如今你可是劣者的阶下囚了。”
素还真闻言脸色一黑:“萌黄你又胡来!”
“劣者才没有胡来!麦说你不哉抓你的原因!”萌黄团子气呼呼的啃了一口素还真丰腴圆润口感上佳的脸颊,跳到素还真的腿上双手叉腰仰头看着被点了穴的素还真,“你不在败类才会尽快跳出来嘛!”
为了避免被看出破绽,银豹做戏可是做足了全套,下手封穴那叫一个稳准狠,因此素还真现在是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萌黄团子在他身上作妖。
“素某指的是你跟着银豹跑出来这件事。”素还真边说边调动真元试着冲了冲穴,发现银豹封穴时竟然还是用的特殊手法,一时片刻根本无法脱困,不由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中得罪了银豹。
“耶~说好了要江湖再见,劣者自然要言而有信。”注意到素还真眼底一闪而过的苦恼,麒麟团子又洋洋得意起来,拿出麒麟小剑十分嘚瑟的在素还真身上左戳戳右戳戳,蹦跶的无比欢实,“我不动城盯上的目标,还不曾有过失手,素还真你就死了逃跑的心认命作你的阶下囚吧。”
素还真眉峰不受控制的一跳,觉得一段时日不见这只团子又熊了几分。不过素还真作为苦境贤人正道领袖,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对恶势力屈服,忍着麒麟小剑的戳刺面不改色的放了大招:“看来入城后素某必须要与前辈一谈,探讨一下关于团子的教育问题了。”
然而麒麟团子却不见半点惧色,成竹在胸的对着他呲出一口小白牙,直接打碎了他的计策:“不巧,半月前劣者刚刚给云中兽批了休假,一时半会你是见不到人了。”
素还真心底一沉。
云中兽不在,那不动城中再无能压制萌黄犯熊之人,这只团子如此肆无忌惮,好友岂非……不妙!
推着轮椅一直在围观两只素斗法的银豹不小心窥见素还真如临大敌般凝重的脸色,差点忍不住喷笑出声。
这可是两只素还真针锋相对相互算计的奇景啊,过了这个村绝对再没这个店。
“哈,好友尚且安好,素还真你多虑了。”麒麟小面具下的唇角微挑,萌黄团子双手抱肩倚坐素还真腿间,悠哉而邪佞。
素还真闻言,忧思凝重之色不减反增:“性命无忧,却是生不如死。”
“堂堂团灭教主,劣者有何能为让他生不如死?素还真你妄言了。”萌黄一昂头,小面具上的麒麟尖角冷芒一闪而过。
素还真看了看腿上一身威仪却因体型缘故依然不减可爱的麒麟团子,开口一字笃定如山:“熊!”
“……素还真!!”
安静充当围观群众的银豹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笑到打结了。

评论 ( 8 )
热度 ( 32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