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书素】阴阳卷帙·素还真记事(下)

#au转换:和风,阴阳师架空#
#书素糖,或许ooc#
#莫名觉得自己的文风越写越软QAQ!!#
#为了糖文风都不要了……唾弃自己QAQ!!#

(八)
素还真最终还是回绝了上面的征召,没有加入阴阳寮。
虽然人情世故之类的应酬并不能难倒他,但还是当下这种悠闲的生活更合他的心意。
每日喝喝茶赏赏花,偶尔受人请托去处理一些由妖鬼引发的怪事,或者在有阴界裂缝出现时联系地府诸君合力封印,这种舒适的生活让素还真连骨头都懒散下来,恨不得天天赖在一个地方不动才好。
日上三杆,再一次亲自挽袖子动手才将素还真从被子里挖出来的一页书有点后悔把屈世途带过来了。
以前素还真再懒,还是要打理一些日常琐事,现在有了屈世途,连这点事也不再需要他经手,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懒出一个新境界。
甚至早上起床,如果他不亲自来被子里挖人,素还真就敢这么在被子里躺上一天。
……算了,追根究底还是自己宠出来的。
看着面前依然没自惺忪中醒过神的素还真,一页书妥协的叹了口气,颇有些忿忿的伸手捏了捏素还真圆润丰腴的脸颊:“素还真,你已经快要错过午饭了。”
“咿?!”眨眨眼,又眨眨眼,素还真闻言总算清醒过来,转头看了看室外的阳光,不由一脸惊讶,“劣者今日晚起了这么久吗?”
一页书将衣服递给他,对他的装模作样不予理会。
素还真撇撇嘴,伸了个懒腰开始穿衣服。
今天,依然是一个美好的日子。

(九)
时光总是在人的不经意间渐渐流逝,生了重樱,绽了白荷,而后让秋风凋去绿色,在冬雪之下重蕴生机。
偶尔回首,才恍然惊觉,原来已经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素还真这一生活的很久。
他完成第一次召唤踏入阴阳师的行列时,尚不过十五岁;名扬京都之时,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至如今,他应天皇之邀最后一次主持祭礼,高冠礼帽之下的发丝早已尽数化作如雪的洁白。
然而一眼看去,素还真那一双含着笑意的慧眸一如昨日通透而圆融,恍惚让人觉得他依然是当初在廊下懒散观花的青年,经迁的岁月不曾在他的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但总归,是年岁大了。

冬月初,连绵下了几日的雪总算有了放晴的迹象。
难得的新雪初晴,素还真便让屈世途收拾了一下去廊上赏雪,屈世途为他备下暖炉,温好清酒,便去厨房准备下酒菜。
一页书拿出一张薄毯搭在素还真肩上,随即在他身边坐下来。
素还真倚在廊柱上看着庭院中的雪景,饮了一杯酒,转头对着一页书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年的雪格外漂亮。”
一页书“嗯”了一声,伸手取下了他手里的酒杯,眉峰微皱,竟有几分低郁。
素还真有些奇怪,不免问道:“前辈不喜欢这雪景吗?”
一页书闭了闭眼,又叹了一声,起身时衣角发出了窸窣的响动:“走吧。”
“去哪?”
“地府。”
素还真闻言怔了怔,却在顷刻间便明白过来,含笑起身拉住了自家前辈的衣角,语态像极了当初年少时的撒娇:“那就有劳前辈啦~。”
待屈世途将做好的下酒菜送来时,便看到素还真披着薄毯倚在廊柱上,唇边尚带着笑意。
——却已阖起了慧眸一睡不醒。

(十)
阴界与人间相隔着一道不可知的屏障,因此需要冥使将阴魂引归冥界。
素还真牵着一页书的袖角,看着他的掌心亮起卍字灵光,将蹲守在阴界与人间罅隙窥伺魂魄的恶鬼妖魔一一打退。
身为阴阳师,素还真明了这些鬼物就是他这一生结下的因果所化。若是寻常人,因缘大都会在生前了结,偶有一二遗漏,至多不过阴路被阻,滞留人间。但阴阳师的因果与常人不同。驱鬼镇邪,因果一结便难以解逝,若无冥使以鬼镰斩断因果,那么便是被撕碎魂魄的下场。
别说是当初被镇压驱散的妖鬼,身为阴阳师一朝身故后,被当初身边的式神撕碎魂魄的例子亦不在少数。
素还真侧头看了看自家前辈凌厉端肃的眉目,雀跃欣喜一点一点的冒出头来,又被他仔仔细细分分寸寸的藏回心底。
他本是牵着一页书的衣袖跟在他的身后,却在不知不觉间握住了他的手,十指交扣。
一页书眉梢一颤,左掌顿时灵光大放,这一次扑上来的恶鬼尽数化作了飞灰。
好在,去往阴界的路很长;也好在,素还真此生结下的因果足够多。
一波恶鬼的消失对漫漫前路来说,微不足道。
一页书控制着掌心咒印的力度,牵着素还真在阴路之上缓缓前行。

不过路再长也是有尽头的。
到了地府,素还真左右看了看,目光中有些好奇。
其实素还真对冥府不算陌生,无论是双子鬼使,还是判官阎魔,与他都十分熟悉,算得上是老交情,不过亲临这里倒是第一次。
素还真兴致勃勃的左顾右盼,一页书也不催他,静静的站在他身边等他看够。
直到素还真长长舒了口气,笑着说了一声“走吧”,一页书才重新迈步。
走过了黄泉路,去阎罗殿找阎魔判官报了到,又在忘川旁的茶铺里喝了孟婆的一碗茶,素还真在奈何桥头站定,转过身,对一页书行了一礼:“此生多谢前辈照拂。”
一页书点了点头,对他道:“你去吧。”

待到素还真的身影消失在桥的另一边,身后孟婆的茶店里忽然走出了一黑一白两道身影。
“这一次拖得时间又比上一回久了点。”鬼使黑揉了揉被闪的有点难受的眼睛,有些抱怨,“说实话,这么多世走下来,多少资历善行都攒够了,你让他留在地府工作多好。”
鬼使白深有同感的点头。
一页书看了这两兄弟一眼,并没有回答:“吾去往生台。”
又去围观人家成长……
双子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无奈。

(十一)
在往生台待了十八年,一页书终于又感觉到了那抹熟悉的灵力。
挥袖抽飞一只想往灵力上凑的首无,一页书伸出手将那缕灵力握在掌心,受其牵引前往人间。

“汝唤何名?”
“一页书。”他睁开眼。
结界之外,一名身着蓝色狩衣的少年结下手印,完成结契的最后一步:“以名为咒,以灵为法,契成。”
熟悉的灵力沿着结界聚化成五芒星,印入一页书的形体。
“吾该如何唤汝?”
“在下解锋镝,”这位少年阴阳师似乎松了口气,谦恭的低头一礼,温润灵秀的眸子里便浸透了笑意,“以后还请前辈多多指教。”

(完)

隐藏CG:
1.往生台:在三生石的对面,看到结缘之人的下一世。
2.关于因缘的心机:一页书带着素还真走过阴阳之间的通道,其他因果都被一页书给斩断了,然而素还真这辈子最大的因果……其实就特么是一页书啊喂!然而这样的一份因缘完全!没被断!!【所以你萌明白为啥鬼使白和鬼使黑不去接素素咯?至于其中有木有书大的武力威胁……→_→劣者表示一丝啦都不清楚。】

评论 ( 24 )
热度 ( 40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