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书素】阴阳卷帙·素还真记事(中)

(六)
庭院中的各类植株茂盛的生长,又渐次的凋零。
如今的素还真,已经是一个十分俊秀温雅的青年了。
而阴阳师素还真的大名,也在京都之中渐渐传播开来。

素还真捏着酒杯懒散的倚坐在外廊上,看着院内被盛放的白蕖占满的小池塘,一双慧黠眼眸中仿佛浸透了笑意。
一页书走到他的身边坐下,转达了刚刚前来拜访的使者的意愿:“天皇想征召你入阴阳寮。”
“唔。”
素还真含糊的应了一声,分不清是同意还是拒绝。
一页书不得不再次发问:“你的想法呢,素还真?”
“劣者的想法啊……”素还真转过头来,目光在自家式神威严的眉目上若有所思的停留了一会,温润的嗓音轻如自语,“似乎该找一些式神专职照料杂事了……”
答非所问,这人一定是又喝醉了。
一页书看着素还真眼底迷离的神色叹了口气,伸手把他手上的酒杯拿下来,然后起身熟练的将人抱回内室。
喝醉了的素还真十分乖巧的任着自家式神摆弄,直到自己的眼睛被手掌覆盖,耳边传来淡淡的一声“睡觉”,便听话的闭了眼,被清酒熏的模糊的思绪却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一直被管着,到底谁才是主人嘛……

一页书看着枕头上睡的正香素还真,有些头疼。
这人明明酒量不行,偏偏还喜欢浅酌,经常喝着喝着就超了量,然后第二天起来一定会浑身难受。
看样子真的需要再找几个式神来照料素还真的生活了。
一页书默默的下定了决心。

(七)
素还真抱着被子呆呆的看着面前放着的一条扫帚和一颗莲子
那扫帚十分老旧,甚至连枝子都已经散开了;莲子则十分鲜嫩,看上去刚被摘下来不久——而且怎么看怎么像是从自家池塘里摘的。
不过无论是扫帚还是莲子,其中的“灵”都十分充盈,别说招成式神,就算成妖都绰绰有余了。
素还真抬眼看了看自家庄严肃穆的式神,偷偷猜测前辈找这两只的时候是不是动用了武力威胁。
一页书迎着素还真的目光挑了挑眉:“不是说要式神照料杂事?”
“嗯。”素还真不知为何莫名有些心虚。
其实以素还真现在的实力,招成式神已经是小事一桩,但素还真却一直只拥有一页书这一个式神。
素还真把心中乱七八糟的情绪甩开,抬手结印,灵力凝聚凭空画出五芒星,印在了面前两个物体上:“以吾之灵,成汝之形;循术照法,结约咒成。”
话语刚落,面前两个物体荧光闪过,化成了一老一少两道人影。
其中的老人锤了锤腰,站直了身体对一页书开口就是抱怨:“一页书啊,你又来劳动我这把老骨头!”
这竟然还是熟人啊!素还真不由震惊。
“有劳你了,屈世途。”一页书表情不变,显然对麻烦这个熟人十分驾轻就熟。
屈世途很明显也已经习惯了,摇了摇头打量了一遍环境,就开始碎碎念着去收拾打扫了。
素还真回忆了一番《阴阳卷帙》,顿时有些兴奋的从被子里爬起来:“前辈!这个屈世途是无梦生身边的那只帚神吗?!”
“嗯。”一页书点了点头。
素还真顿时觉得自己又撞大运了。

其实照常理来说,帚神这种常见的小东西作为式神,只能用作打扫房间端茶递水之类的日常。然而常理总有例外,而很显然,屈世途这只帚神就是超出常理外的那一只。
《阴阳卷帙》上记载,无梦生身边的帚神精机关,通阵法,上到傀儡制作下到针线女工,无一不精无一不晓。
哦对,书上还特别指出,这只帚神十分精通厨艺。
素还真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以后的美好生活了。

莲子所化的青年从始至终都十分安静的站在一旁。
一页书转头唤了他一声:“续缘,你去给素还真熬一碗醒酒汤吧。”
名唤续缘的青年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去厨房。
素还真立时反应过来:“前辈,这也是无梦生的式神吗?”
“不是,但池塘中的莲花是靠当初无梦生的莲子种出来的。”
素还真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过来一页书刚刚的吩咐,连忙抗议:“等等前辈!劣者不喝醒酒汤!!”
一页书看了素还真一眼。
素还真顿时秒怂,抱着被子哀怨的咬被角去了。
他在式神面前完全没有做主人的威严啊有没有!
但谁让他算是自家式神一手拉扯大的呢……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