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作业之书素】佛见莲(完)

(七)
#书素糖完结篇,或许ooc#
#强行完结!再放飞自我这篇文永远别想写完了QwQ#
#一查字数又破万了orz,破罐破摔在结尾补一个彩蛋当做百粉礼物好了。#

来云渡山寻求入魔契机这件事,一页书对素还真算是故意隐瞒。
一页书知晓素还真对他超乎寻常的敬重,不肯对他有半分为难,甚至近来因他将离而起魔心作祟,亦挣扎着不愿将他拖入魔道。
一页书暖心之余,也有些担忧素还真得知他的来意之后会藏匿起来不再现身,因此便隐瞒拖延了下来。
直到卸任期近,素还真魔念涌动,一页书方见机得逞。
素还真虽然明白这些,但一页书的刻意隐瞒还是让他的心里有不小的怨念。
不过怨念归怨念,自家前辈能继续留在云渡山,素还真自然是万分开心的。

但是没过几天素还真就开心不起来了。
谁能告诉劣者为什么前辈入魔后就变得这么喜欢暴力了!!
天天被一页书扯着证武然后被花式揍趴的素还真现在十分的生无可恋。
如果不是确信前辈的记忆还没恢复,他都要怀疑这是前辈在找借口来教训他随便入魔了。
“前辈,”素还真重聚身形,神色十分萎顿,连额间魔砂都黯淡下来,“能不打了吗?”
一页书慢条斯理的收敛了身周的魔气,深沉的黑眸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点点头:“可以,明日你与我去书室抄经。”
这一刻素还真不由想起了当初犯熊后被经书支配的恐惧:“……劣者能拒绝吗?”
“或文或武,你自己选。”一页书是铁了心要素还真与他一同铸佛。
素还真欲哭无泪的听着一页书不容反驳语气,暗暗下定了抗争的决心。
自己当初好歹也是让梵天头疼不已的人物,前辈你不仁就休怪素某不义了!

之后的日子二人过得十分热闹,一页书坚持让素还真陪他一起从头重新学佛,素还真则坚定不移想方设法的躲避经书。两人间的相处方式一改几十年间的和谐自如,竟变得十分的斗智斗勇起来。
如此,又是十年匆匆而过。

一页书坐在莲塘边,伸手轻轻拨弄着荷叶与白莲,因魔道渐深而戾气深重的眉目半敛,似是有所思虑。
因斗智失败而耍无赖躲回本体的素还真悄悄窥探着,冷不防忽然被一页书弹中一朵花苞:“素还真。”
素还真不怎么甘愿的从一片莲叶之中探出头:“前辈?”
一页书眉间的墨色梵文有些颤动,却无法影响他当下静如止水的心境,阖目开口,依然是当初的问题:“何为如来。”
素还真看着身周魔气逐渐浓厚起来的前辈,心底隐隐有了一个让人惊喜的猜测,便不动声色的回应了一句,依然是当年梵天开化他时所言:
“吾既如来。”
“明心则见如来,魔如是,吾亦如是。”
一页书合掌诵了一声佛号,眉间佛光忽显,墨色梵文渐次消融,化作悉昙梵文重现;一头黑发自发梢开始渐渐褪去颜色,归于如雪洁白;缭绕于身畔的浓重魔气亦在佛光普照之下缓缓消逝,还归了袈裟的本来面目。
——非是一页书的金黄威严,而是梵天的通彻清白。

目睹了此番法相变化的素还真又惊又喜,若非如今一页书身周佛光浓厚,素还真恨不得直接扑上去确认一番:“前辈你回来了!”
“嗯,吾忆起来了。”一页书,现在应该被称作梵天,看着激动的素还真笑了笑,伸出手捏捏白莲那阔别千年却依然圆润丰腴的脸颊,“这段时日,辛苦你了。”
素还真摇摇头,正想说什么,却见梵天指凝佛光照着他额间的魔砂点了下来,不由大惊:“前辈!!”
“你的本源有损,又受魔气浸染,如此终难长久。”梵天叹了一声,言语柔和,手下动作却不慢,一拂袖便定住了尚欲挣扎的素还真,“吾助你重铸本源,重塑灵识。”
素还真挣扎无用,眼睁睁看着前辈指尖佛光点在自己额心。
魔心破,魔源毁,庞大佛元涤洗着素还真由魔气撑持聚化的形体。素还真身形一颤,便如冰雪遇火,在风微之中渐次消逝;一点灵识却在佛光包裹下悠悠浮起,绕着梵天转了两圈,便化作流光径自没入了繁盛的莲叶之间。
意识归于沉眠前的最后一念,素还真又在心里给梵天记了一笔。
等素某醒过来……绝对要把这些年的账都清算一遍!前辈你给素某等着!!
#
当天佛原乡的众佛修再次踏足云渡山之时,恍然听得一声高亢诗号响彻云霄。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
“这……是梵天再临了吗?”
众佛修面面相觑良久,不知是否该继续前行。
梵天再临,云渡山的魔物自然不足为虑,不必再继续派人镇守。
“梵天历劫归来,吾等既然见证,自该前去道一声恭喜。”再次作为镇守前来的净琉璃含笑合掌,低垂悲悯的眉目间添入了几分喜色。

路过禅室,上行三里走过云渡山的石碑,净琉璃一行人入目便见了一片繁茂的莲塘,碧波接天,白莲盛放。
池畔正有一名佛者跌跏坐于青石,舍利缀于雪丝之间,眉宇威严而温柔,双眸乍似无情,细观时却又分明是一片赎世慈悲。
在他的膝头正趴着一个幼童,慧眸通透,双眉有漩,灵秀敏黠的眉目依稀正是当初被困锁千年的魔物的影子。
那幼童见有人来,似是不满的撅了撅嘴,转头直接把自己埋到佛者宽厚温柔的怀抱中去了。
佛者顿时哑然失笑,轻轻揉了揉怀中幼童的一头软发。
“佛友劫后重生,净琉璃该道一声恭喜。”净琉璃缓步上前,见状不由打趣道,“能够将千年魔物驯化至此,当真无愧梵天盛名。”
幼童闻言顿时炸毛,转身抬起头气鼓鼓的瞪着这位也算是熟人的菩萨:“小四才不是魔物!”
“佛友莫逗他了,”梵天笑意难掩,再次拍了拍小四的后背以做安抚,“吾得以重生,尚要多谢他一念不灭。”
“诸般万物,皆有缘法。”四智武童的稚音软嫩,说话的同时忍不住又蹭了蹭前辈,明明是白莲化形,举止神态偏生与幼猫有了十分相似,“吾因前辈而存于世,前辈因吾一念牵系而重回云渡山,此即所谓因果也。”
“凡此种种相互成全之因果,谓之善缘。”净琉璃低声唱了一句佛号,又笑道,“天佛原乡亦应安心了。”
如此无需多言,日后便有诸般流光,万象因果,亦有眼前二人同担。

(完)

小彩蛋:
素还真作为佛前白莲,其实是可以莲(hua)开(shen)千(qian)叶(wan)的。
所以等净琉璃再来云渡山串门时,惊讶的发现一段时间不见云渡山竟然变得十分热闹。
净琉璃刚刚踏入云渡山,就有一个自称千山樵老的人凑上来要带路,然后就被突然窜出来的百炼生追着跑远。继续走了没一会,又遇上一个侠气豪爽的红衣女子,唱着歌踩着轻功在他面前飞过,后面跟着一个拄着玉晶杖跛脚跑的气喘吁吁的少年;之后又一阵清风拂过,便见了一个靛蓝色的素还真摇着毛绒绒的羽扇笑着看他。
净琉璃大概猜到这是素还真用了化身之术所化出的分身,便含笑问他:“吾该叫你什么?”
“风趣如斯,飘逸如羽的靛羽风莲是也~。”靛羽风莲俏皮的眨眨眼正要说什么,冷不防身边冲出一道热浪,他连忙眼疾手快的伸手拉住,“咿呀呀,火莲,云渡山不能随便放火!”
净琉璃笑着摇了摇头,绕过他们继续前行,然而刚踏过云渡山的地碑,便有一波金叶迎头洒落:“天官赐福咯~”
小亭里正忙着与鷇音子斗嘴对弈的无梦生忙里偷闲朝这边喊了一嗓子:“天官,不可对菩萨无礼!”
声音不小心有些大,便将正趴在莲池里小憩的墨渊水莲给惊醒了过来,一身墨色的刀者头上顶着荷叶湿淋淋的站起身,二话没说就抄起了弯刀,正坐在莲池边的解锋镝连忙放下书安抚他的起床气。
“有客远来,莫持兵器。”
墨渊水莲仍有些迷糊,眼神茫然的看了净琉璃一眼,倒是十分听话的点点头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不远处白发剑者和麒麟星正在证武,剑刃相交打的难舍难分。净琉璃绕过那一片剑气走到青石旁,看着依然在坐禅的梵天笑道:“佛友好定力。”
“习惯成自然。”梵天平静的睁开眼,一句话给人听来却有了十分的无奈。
一直赖在前辈怀里不肯起身的四智武童背地里悄悄吐了吐舌头。
净琉璃又环视了一圈,好奇问道:“诸色化身之外,怎不见素还真本尊?”
“本尊被前辈关进藏书阁了,”小四缩了缩脖子,想起本尊的凄惨下场不由有些后怕,抱着前辈的胳膊又紧了几分,“前辈说本尊化出几个化体,就要将里面的经书抄几遍,抄不完不准出来。”
净琉璃闻言愕然,片刻后却忍不住大笑起来。

藏书阁里的素还真:前辈劣者知错了QAQ……

#素素:QAQ救命——!!#
#素素啊,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v→#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