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9)

#大概还有一章就完结啦XDD#

#写了这么久总算看到曙光了QwQ#

#忽然发现这个章节数也很棒很拯救强迫症的样子2333#

#欺负完米萨聚聚欺负papa,皮这一下感觉很开心233#

#章十九:有关罗森博格与利奥波德的悲惨现实


罗森博格最近非常郁闷。因为他的工作对象,我们亲爱的宫廷乐师长,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最近心情特别差。

而且不是一般概念上的情绪不好,而是一种类似于丧到极致的生无可恋。

当然,以萨列里大师谨慎严苛的处事作风,若是仅看外表,最多只会觉得大师有些精神不济,偶尔会出现走神恍惚什么的。你可能会怀疑他的睡眠情况,但是绝对不会认为他有抑郁倾向。然而萨列里大师周身形影不离的气场暴露了一切。原本在正常情况下都足以令所有贵族们强自克制才不至于瑟瑟发抖的强大气场,如今却失去了所有的凌厉与压迫感,只是蔫巴巴的漂浮着缩在萨列里大师的周围,甚至就连不满时的增压都有气无力的,从里到外都是一个大写的丧。

而萨列里大师甚至连甜点都不肯吃了,每次参加宴会总是会提前离场,而甜点角特地为他布置的甜品则一点没动。

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着萨列里大师的气场一天天衰颓下去的贵族们简直都要急哭!这咋回事啊当初吃甜食长胖都没丧到这种程度吧!大师您想要什么您说啊到底是发生啥了啊莫扎特不是已经离开宫廷了吗!

……等等,莫扎特……?

罗森博格感觉自己好像又破案了。

然后他从阿洛伊西亚哪里得到了肯定答案。

“前段时间萨列里大师来找我询问莫扎特的情况,我如实告诉他莫扎特已经离开维也纳,”阿洛伊西亚耸耸肩,“然后大师就变成那个样子了。”

罗森博格觉得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面色复杂的缓了好长时间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嘴吐槽。

所以说萨列里您对莫扎特到底是怎么感情啊!!把人赶跑之后又开始生无可恋这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诡异展开啊!!

已经领略过爱情的甜蜜,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的阿洛伊西亚倒是有了点不同的理解:“总管大人您觉得……萨列里大师这像不像是……失恋?”

失恋?

失恋?!

MD失恋啊!!

罗森博格大人脑海里面瞬间略过许许多多的相关于萨列里性格的实验报告,斗大两字判定的傲娇被明晃晃的贴在了萨列里的头上,之后又开始被莫扎特佐证实验的相关报告总结刷屏,而后又跳戏到萨列里当时吩咐他拉黑莫扎特时的表现……

“……我当初TM怎么就不记得先补个妆呢!!”又从头到尾回顾了一番萨列里和莫扎特互动的罗森博格大人感觉自己特别的生无可恋,恨不能自裁以谢天下,“亏我自诩扫雷大人工作从不失误……好好一条HE都就被我生生玩成BE了啊!!”

“呃……冷静冷静,”阿洛伊西亚赶紧打开绢扇给痛心疾首的连白色底妆都崩开的罗森博格大人扇扇风,“毕竟还没有结局嘛。”

“……你有自信再把莫扎特拉回维也纳?”罗森博格立刻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这个……沃尔夫冈其实只是来维也纳旅游的……”阿洛伊西娅小姐姐尴尬微笑,“而且在萨尔茨堡他的音乐一直广受欢迎……”

阿洛伊西娅又想了想娜奈尔书信中所说的——是的,两位小姐姐通过沃尔菲成为了十分要好的朋友,娜奈尔甚至还为阿洛伊西娅写了几首咏叹调:“在萨尔茨堡,几乎所有的贵族公子们都是沃尔菲的拥趸。”

罗森博格不由自主对比了一下维也纳和萨尔茨堡的情况,全面拒绝和全面欢迎……只有傻子才会丢开萨尔茨堡再来维也纳吧QAQ!

那还怎么HE啊!难道要让萨列里离开维也纳千里追爱吗!?

不!这绝对不行!!

但那还能咋办啊QAQ!!

继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之后,宫廷总管罗森博格也陷入了深受打击萎靡不振的丧病状态中。


而在萨尔茨堡,我们天才的音乐家,最最亲爱的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正在经历人生最大的苦难——相亲。

是的,正是由疾病痊愈的利奥波德papa所发起的,范围波及萨尔茨堡内所有适婚小姐的大规模相亲运动,势必要为沃尔夫冈找到合适的妻子。

“emm……我并不是想打击你,利奥波德,但是……说实话我觉得这没什么用。”玛利亚妈妈的意见比较委婉。

娜奈尔姐姐则直接多了:“papa您想太多,萨尔茨堡的所有人都知道沃菲的少女性格,女性们看待沃菲只会将他看做是小可爱之类。您这样除了将全萨尔茨堡的适婚女性都发展成沃菲的闺蜜之外别想再得到其它结果。沃菲的妻子?不存在的。”

气得利奥波德爸爸又赶紧吃了一大把胃药。

啊,好像忘了说了?利奥波德papa的病其实是由急性胃炎引起的发热,诱因则是玛利亚妈妈的信件——据信中所说,那个胆大包天亲吻了他最最可爱的小儿子的混球(哪怕他是宫廷的乐师长也不行!),竟然会经常性的把参加宴会的小儿子醉醺醺的送回来!

利奥波德爸爸知道这个事实之后着急上火地差点把他最喜欢的小提琴拆了。

这特么绝对是盯上自己的沃菲小可爱了啊!不然那么乖的沃菲怎么会醉醺醺被他送回来!

当他不知道吗!自家小儿子宴会上永远是会在小姐夫人的包围和照顾之下,就算被灌酒也不会被灌醉!就算被灌醉也不会被男性插手送回来!小姐姐们对沃菲的保护很严密的好吗!

虽然不知道那个混蛋是怎么突破小姐姐们的防线但这绝对是他的阴谋!说不定连沃菲喝醉都是被他灌的!只为了趁沃菲酒醉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更何况沃菲还有一个喝醉后记不住事情的毛病……天!他家沃菲贞(划掉)节操还在吗!!

(冷静点papa您得相信萨列里大师的品行!)

随便乱亲人的混蛋让我相信个鬼的品行啊!!

就这样,利奥波德爸爸天天处于焦虑担忧以及操心到胃疼的状态中,日积月累之下,他的胃终于暴躁的罢工了,上吐下泻不说还引起了发热。娜奈尔为他请了好些医生,但是因为症状与某种流行性杀人疾病的初期感染症状相似,医生们都不太敢轻易下结论,只开了些退烧药物说需要再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而等到他们真正确诊,沃尔菲和妈妈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养病期间,利奥波德爸爸痛定思痛,觉得不能再让自家小儿子这样下去了!结婚!必须结婚!必须以最快速度结婚!

必须要杜绝那些对自家小儿子心怀不轨的混蛋们的企图!!

因此沃尔夫冈从马车上下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对症下药之后又恢复了活蹦乱跳一手拄着手杖一手抓着厚厚一大摞相亲计划书带着一脸蜜汁微笑看着他的利奥波德爸爸。

沃尔夫冈对天发誓,papa脸上那个微笑诡异到让他看见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转头爬进马车再立刻赶回到维也纳去!!

……papa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擅自跑回萨尔茨堡的啊啊!!

救命!我的papa好像被异形附身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然而沃尔夫冈当然不可能再转头爬进马车跑到维也纳去,因此他就只能悲剧的被安排了一轮又一轮的相亲。

刚开始沃尔夫冈是很忐忑很紧张很抗拒的,因为……嗯,虽然有些害羞但他其实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来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些来相亲的小姐姐。但是相完几轮之后他就发现,这些小姐姐根本就不是来正经相亲的,就是换个方式来逗弄调戏他而已。

沃尔夫冈瞬间淡定了,大不了不就是被调戏嘛,反正他也很熟练了,只要目的不是来相亲一切好说。

于是沃尔夫冈每天的相亲过程就变成了轻轻松松参加,甜甜蜜蜜和小姐姐对话(被调戏),然后快快乐乐回家。

利奥波德爸爸今天依然操心到胃疼,一边磕着胃药一边咬牙切齿的咆哮:“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每个和你相亲的女孩子最后都回函拒绝!当时不是很好吗!”

他家沃尔菲明明这么可爱!怎么有人忍心拒绝!!

沃尔夫冈眨了眨眼睛:“因为小姐姐们根本没有认真来参加相亲啊……她们根本没想过要嫁给我的。”

利奥波德爸爸气到两个眼睛的颜色都不一样了:“你说什么?!”

“就像今天的小姐姐,她喜欢的是另一位子爵家的公子啦,但是因为他们两家有点积怨所以是秘密恋情,”沃尔夫冈十分认真的给自家papa说明情况,“他们两个人约定,等到那位公子袭爵后就公开然后结婚的。”

利奥波德爸爸想了想那位子爵公子最近几年拼命三郎的作风,再想想最近疯传的子爵想要把家业交给儿子自己退下来享福……所以这是早有预谋了是吗??

利奥波德爸爸感觉自己特别无力,叹了口气坐到椅子上:“……根本没有相亲心思只是为了来逗你玩的小姐们究竟又多少?”

“唔……很大一部分吧,”沃尔夫冈想了想,掰着手指给自己papa一个一个数过来,“男爵家的小姐是已经做好私奔准备的,富商家小姐姐的爱人还在努力打拼,那位卖花的姑娘其实是想找我借一首小调和勇气来向她的爱人告白……”

“……除去这些,剩下的应该就是因为门第之类的考量而遗憾放弃的了吧。”

沃尔夫冈放下手指抬起头,眼神无辜表情纯良,仿佛相亲时对小姐姐们说自己有喜欢的人请她们帮忙回绝自家papa的人不是他一样。

大病初愈又再逢重大打击的利奥波德爸爸血槽终于见底,捂着自己的胃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桌子上,发出了无比绝望的悲鸣:“上帝啊——”

想让自家儿子往回娶而不是往外嫁就这!么!难!吗!!

——救救孩子啊QAQ!!


评论 ( 37 )
热度 ( 87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