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8)

#沃尔夫冈神走位上线XD#

#沃尔夫冈完美闪避了米萨聚聚的大招伤害并给与大招反击XD【沃尔夫冈茫然+无辜:什么?我不是我没有!】#

#米萨聚聚简直要哭唧唧了hhh#

#章十八:有关利奥波德papa的生病与沃尔夫冈的离开


阿洛伊西娅有些苦恼,关于她亲爱的沃尔菲的处境。

身为长袖善舞的名伶,她早早了解了贵族们的封杀计划;甚至罗森博格大人都亲自出面警告她,让她不要想不开与维也纳全部的贵族作对。她自然明白沃尔菲被封杀的真正原因,也因此苦恼着该不该将这种状况让沃尔菲提前知晓。

表面上沃菲是因为费加罗的政治问题招致了不满,但是——天,那根本不是问题,沃尔菲是因为在萨列里大师那里失宠了才被封杀的!如果说前一个理由还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化消,那后一个理由根本就是无解的!

萨列里大师不喜欢沃菲,贵族们就要把他赶出宫去。无关个人无关音乐无关其他任何事情,只认萨列里大师的态度,就是这么简单粗暴,而且还是全贵族的统一战线。

这种局面就算是提前知道,除了徒增烦恼外也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吧?但是看着每天在皇宫和剧院间来回奔波快乐的像百灵鸟一样的沃菲,再想想他将要面对的坑爹处境,阿洛伊西娅就忍不住感到难过。

眼看着费加罗为期一周的首演即将结束,阿洛伊西娅终于坐不住了决定找沃尔菲谈谈——至少要提醒他想办法改变他在萨列里大师心中的形象,要想办法争取回萨列里大师的宠爱才行。

然而谈话真的会如她想象中的一般吗?天有不测风云啊……


阿洛伊西亚坐在沃尔菲对面,斟酌着要对他说的词句:“沃尔菲,您这次的选的剧本实在是给您惹了大麻烦。”

“什么?”沃尔夫冈随意的应了一声,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皱着眉忧心忡忡的样子。

认识这么长时间,阿洛伊西娅还没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难道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堪忧了?阿洛伊西娅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贵族们不会对他泄密,他那种傻乎乎的性格单凭自己也想不明白。

“我是想和你谈一谈费加罗的问题……但你遇上什么事情了吗?”

“费加罗……啊什么?费加罗出什么问题了吗?”听到关键词的莫扎特总算是回了神,习惯性抓了抓头发转过头来看她,“这几天首演的反响不是很好吗?”

“不是歌剧的问题……费加罗在维也纳是禁书,这种嘲讽权贵的题材,恐怕是会引发贵族的不满。”阿洛伊西娅抓住他的手,一双好看的眉都皱了起来,“这样您之后的日子恐怕会很难过。”

“禁书?可是……我不知道啊!”沃尔夫冈这下是真的惊讶了,总算将注意力从的担心中拉了回来,“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这件事,我当初和达·蓬特选定剧本的时候他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沃尔夫冈又想了想:“而且这本书还是侯爵家的小姐送给我请我看的,怎么会是禁书呢?”

有着记不住酒后记忆毛病的沃尔夫冈完全不知道萨列里大师曾经很严肃的跟他探讨过这个问题,并直接导致了萨列里大师san值掉底大招蓄力。

“这……”阿洛伊西娅又皱了皱眉,心说降压药失效果然还是这群逗比贵族的锅,回头一定要让罗森博格大人再追杀他们一顿,“或许是因为失误和叛逆?……但是沃菲你得做好心理准备,费加罗之后贵族们……有可能就不会再接受你了。”

“不会再接受我?”沃尔菲愣了愣,有些困惑挠了挠头,“就是说不会再找我谱曲了吗?”

“不止如此,宫廷恐怕也不会再雇用您了。”

阿洛伊西娅十分凝重的叹了口气,对他日后的处境十分担心。然而没想到沃尔夫冈听完却突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竟然显而易见的轻松和高兴起来:“那真是太好了!”

“……沃尔菲??”阿洛伊西娅满脸问号,怀疑他是不是因为打击过大造成精神失常了。

“事实上,阿洛伊西娅,我最近正为这件事焦虑呢,”沃尔夫冈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又换成了忧心忡忡的神色,“papa生病了,按照姐姐的信件来看是很严重的那种。我和妈妈很担心,想要回到萨尔茨堡去,但是papa不同意。”

说到这沃尔夫冈忍不住生气的挥了挥拳头,不满又忧虑:“他竟然说我在维也纳刚刚站稳脚跟,不应该因为一点小事丢掉费加罗和在维也纳所取得的成果……你说这叫什么话!他可是我papa,这怎么能算是小事!”

“如果我被贵族拒绝那就再好不过了!这样papa就没有理由再拒绝我和妈妈回家了……不!贵族一定会拒绝我的!”

沃尔夫冈从床上一下子跳起来蹦到了房间另一头,身手敏捷的完全看不出有平地摔属性,拖出来旅行箱就开始往箱子里收拾东西:“费加罗在维也纳是禁书那肯定不会被允许长时间演出的,而我把禁书写成了歌剧,贵族们的思想又都古板肯定不会再欢迎我的,我和妈妈就可以回家了!合情合理!”

没错!合情合理!沃尔夫冈握了握拳坚定了信心,反正papa在萨尔茨堡不会知道维也纳的具体情况。

阿洛伊西娅看着为了找回家理由而脑筋转的飞快而且竟然还都猜中的沃尔夫冈·莫扎特,目瞪口呆外加心情复杂。

这智商上线率简直爆表了啊喂!然而这智商上线率竟然是为了给回家找理由蒙自己爸爸……你到底是有多想回家啊!!

甚至连平地摔都不见了啊!动作利落上蹿下跳着收拾东西这么长时间全程都没一次绊倒啊!这特么都不能算是超常发挥了吧!这是直接换属性面板了好吗!!

然后阿洛伊西娅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这是要现在就走吗?”

费加罗现在的首演都还没结束吧喂!!

“不,我等明天最后一场首演结束。”将最后一件衣服和乐谱一起塞进箱子,沃尔夫冈咔嚓一声合上箱盖,“阿洛伊西娅,可以麻烦你帮我提前叫好马车吗?就让妈妈带着行李坐在马车上到剧院门口等我,首演一结束我们就走。”

《费加罗的婚礼》为期一周的首演结束,罗森博格和一众贵族们便迅速按照计划行动,皇帝陛下同时下令禁止了《费加罗的婚礼》的演出。

维也纳在一夜之间便将金发的音乐家拒之门外。

然而那与沃尔夫冈已经没什么关系了,那个时候他早已与妈妈一起坐上了马车,带着急切与担忧的向萨尔茨堡赶去。


安东尼奥在歌剧院拦下了阿洛伊西娅。

他凭借阴谋将莫扎特赶出了宫廷,却也因此明白了自己的感情。

费加罗禁演至今半个月,他再没有见到过莫扎特。

不止宫廷与贵族,他曾多次在市井间寻找,甚至暗中在韦伯旅馆蹲守,都不曾再见到那名金发的音乐家,仿佛他一夜之间便从维也纳消失了。

自费加罗禁演之后便浸没在痛苦之中的安东尼奥终于再也无法忍耐,找到了阿洛伊西娅询问。

“您是说沃尔夫冈?”阿洛伊西娅有些诧异,毕竟就是因为萨列里的不喜才导致了沃尔菲被整个维也纳所拒绝,但她依然恭敬的行礼作出回答,“他已经与他的母亲一同离开维也纳了。”

“……!”

安东尼奥瞳孔骤缩,顿时连呼吸都滞住了。

“沃尔菲的父亲生了病。”阿洛伊西娅感觉到周围气场一瞬间缩紧,仿佛被什么紧缚到窒息的感觉不由让她难受的皱紧了眉头,“他们便回萨尔茨堡去了。”

安东尼奥缓缓恢复了呼吸,他定了定神,将所有失态都规整的掩在黑丝绒礼服之下:“那么……也就是说,他还会回来。”

“我觉得……应该不会了。”气场逐渐放松,阿洛伊西娅终于摆脱了窒息的感觉,她小心翼翼的窥探着萨列里的脸色,猜测着回答道,“他与他的母亲之所以离开家乡,其实只是沃尔夫冈的父亲认为他的性格太软,想要通过旅行来磨炼他而已。只是后来大约因为在维也纳太受欢迎,沃尔菲与他的母亲才长时间的留在维也纳。现在维也纳已经对他关上了大门,我想即便他再次旅行,也不会来维也纳了吧……”

安东尼奥全身的血液一点一点的冰冷下来。

……是啊,他的音乐足以让他在全世界畅通无阻,又怎么会再回来一个毫无眼光拒绝了他的音乐的地方呢……

他怎么会再回来呢……人在伤害了天使之后,又岂会再沐浴到祂的荣光?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气场一瞬间萎靡下去,浑浑噩噩到甚至连礼节都不再注意,面色苍白的转身离开。

被留在原地的阿洛伊西娅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眯起了眼睛。


评论 ( 32 )
热度 ( 86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