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7)

#费加罗终于成功出来啦~#

#欺负米萨聚聚令我愉悦,嘿嘿嘿←v←#

#猜猜看对于费加罗被封这件事flo莫会有什么反应?猜中无奖哟XDD←v←#

#章十七:论正确认知自身情感的必要性


“那么,我的朋友,您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安东尼奥·萨列里站在阴影之中,冰冷的好像是一把刀。

你们吵架闹分手了??

腮红的阵亡让罗森博格的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一个没忍住差点把这句话脱口而出。

“……美妙极了。”他好悬的将这句问题憋回心里换上一句答语,想了想,还是谨慎的反问了一句,“那我就照您说的去做了?”

萨列里弯腰向他致意:“当然,我就靠您了。”

罗森博格于是提着手杖离开去向贵族们传达这个消息,因为失去腮红而变得浑浑噩噩的大脑把最后一丝违和感也抛在脑后。

这让他直到很久以后每次想起来都在不停的捶胸顿足,懊悔自己没先糊满一脸腮红再做决定,平白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甚至不止一次的想穿越回来掐死这时的自己。


兢兢业业智商掉线状态的罗森博格大人以最快的速度将萨列里原话传达给了等待着实验结果的贵族们。

贵族们面无表情——全被震傻了。

“所以……降压药失效了?就因为一部费加罗?”某伯爵A满脸不敢相信,萨列里大师平常看着也不像是这么古板的人啊。

“不仅失效,而且还十分讨厌地要把他赶出宫廷去?”某子爵B觉得可委屈,他特别喜欢莫扎特的音乐来着,以后岂不是听不到了QAQ。

罗森博格顶着全面阵亡的妆面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我也觉得挺不可思议,但是萨列里就是这么吩咐的。”

“这个降压药才用了多久为什么这就没用了啊!!那我们以后岂不是又要回归以前的悲惨生活了吗!!”某贵族C抱着头不愿面对现实地疯狂扯头发,结果用力过猛一下把假发套甩出去了,不偏不倚正好糊了罗森博格一脸,“不要啊啊啊啊……”

罗森博格黑着脸把假发套拽下来丢到地上:“嚎什么嚎!这么多年不也这么过来了吗!”

“俗话说的好啊,这由俭入奢易……”伯爵A抬头看天——花板,一脸忧郁。

“……由奢入俭难呐……”莫扎特迷妹的子爵B泪汪汪的哀悼以后再也不能追星听音乐的悲惨生活。

罗森博格恨不得提着手杖把他们脑袋一个个敲过去,全特么一群逗比:“行了,趁还有点时间还想干嘛都赶紧再去疯狂一把。想追星赶紧追想作死赶紧浪,等费加罗首演完就该咋办咋办——别忘了生存才是第一位的!”

贵族们唉声叹气的离开,互相悼念着即将结束的美好生活——那架势那表情,跟年假结束又得回去开始新一年埋头苦干的上班族简直一毛一样←v←。


自从交代罗森博格之后,安东尼奥·萨列里便更加深居简出,甚至连宫廷都不再久待,每日必要的工作结束之后便会匆匆忙忙回家,仿佛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赶。

而莫扎特在宫廷中出现的次数却一反常态的多了起来。

这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每次入宫都免不了被各种小姐姐们调戏到几乎爆炸的缘故,莫扎特对去美泉宫其实是有些抗拒的,更何况他对待歌剧排练一直全情投入,在首演日期愈发临近的时刻,频繁的离开排练场所实在不像他的风格。

然而谁让总有皇帝公主以及各位贵族要找他呢,至于次数频繁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虽然安东尼奥·萨列里尽力躲避,但是总是有那么几回,他会和莫扎特碰上面。

而沃尔夫冈·莫扎特,他什么都不知道,既不知道安东尼奥的挣扎与混乱,也不知道藏在白昼下隐隐涌动的黑暗。

莫扎特带着满身的阳光和他打招呼,如果当时他的气场较弱,还会与他说上两句话。

他什么都不知道。

安东尼奥开始整夜做梦,梦到莫扎特的所有音乐都化成了密密麻麻的巨大音符,自己被音符拧成的锁链捆绑拖拽着在黑色的玫瑰田中翻滚,肌肤被利刺划破,疼痛中带着丝丝鸠毒般的甜蜜,流出的血液却是暗色的,滋养出一个黑漆漆的怪物。

然后这个怪物敲开了金发音乐家的门,被金发音乐家欢喜地带进房间,怪物慷慨的给与赠礼,将所有的不详与厄运统统塞进了音乐家的怀里。

安东尼奥被音符锁链牢牢锁死在玫瑰中央,血液每流一分,怪物送出的恶意便增多一点。金发的小天才欢欣的全部收下,将它们变成星星、玫瑰和新的音符落到安东尼奥身边。

安东尼奥拼命的挣扎,新的玫瑰和锁链将他捆的更紧,散落在玫瑰间的有比花刺更尖锐棱角的星星让他的血液越流越多,怪物送出的礼物跟着越来越多,因此从金发天才指尖飘回来的音符星星和玫瑰也越来越多。

漩涡……永远挣脱不了的漩涡……安东尼奥近乎绝望,只能看着自己被这些恐怖的东西一点点淹没。

星星和音符突然停了。

金发的天才倒下了。

安东尼奥总会自黑暗中猛然惊醒,而后在梦境给与的绝望和惊悸之中慢慢等待天明。


每况愈下的睡眠质量让安东尼奥的黑眼圈堪比一套深色烟熏眼妆,周身气压亦不可避免的逐日降低。有贵族们不死心试图以莫扎特来降低这凌厉的仿佛刀锋一般的压迫,却反而只会雪上加霜,气得罗森博格大人暗地里追着他们一顿好打。

贵族们终于接受了莫扎特牌降压药完全失效的事实,因此在费加罗为期一周的首演结束后,拿出最大的努力配合了罗森博格大人的封杀计划。

于是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费加罗被封禁,莫扎特退出了维也纳的舞台。

美泉宫、皇家剧院、贵族间的宴会……所有的地方都再也找不见那活泼羞涩带着金色阳光的影子。

安东尼奥·萨列里竟又为此怔住了。

他长时间的坐在自己的钢琴边,半垂着头呆滞的思考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是他又是在找什么问题?莫扎特现在已经如他所愿的从宫廷之中消失了,他还在惶恐什么呢?

安东尼奥·萨列里,你究竟在惶恐什么呢?

安东尼奥忽然又想起了自己的梦,梦里的金发天才倒在了黑漆漆怪物的脚边,手里捧着的来不及飞出去星星、玫瑰和音符凌乱的撒了一地。

安东尼奥狠狠打了个冷颤。


如果真的计较起两位音乐家之间的关系,至少以这段时间的表现来说,萨列里才是弱势的一方。虽然在表面上,是安东尼奥·萨列里步步紧逼沃尔夫冈·莫扎特,而莫扎特害怕萨列里总是被他吓跑;但在心理层面上,其实是安东尼奥在尽一切可能躲避着沃尔夫冈,被沃尔夫冈(虽然他并没有这个意识和自觉)逼到了几乎绝境。

因此,安东尼奥其实是几乎抱着一种鱼死网破的心态下手黑了费加罗的婚礼。

但是等到他的计谋真正成功,沃尔夫冈·莫扎特在一夜之间便从宫廷和贵族,乃至于整个维也纳的视线中消失时,安东尼奥·萨列里又因他一手造成的事实而慌乱惶恐起来。

他开始不着痕迹的向罗森博格打探,向贵族们打探,但得到的都是信誓旦旦的保证“您放心吧,萨列里,就如您所说的那样,那小子今后绝不会再在宫廷和贵族中出现了。”“请您安心,我不会再与嘲讽贵族的妄自尊大者往来了。”

他竟然开始痛恨起这种十分效率的执行力来。

贵族们不是一向喜欢拖拉吗?为什么这次你们的行动竟然这么迅速?拒绝这么彻底?(因为这是您的要求啊萨聚聚。)

多么可笑……但分明自己才是推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安东尼奥终于知道了真正的痛苦是什么样子,与之相比,之前沃尔夫冈与他的音乐所带给他的甚至都变成了甜蜜。

他所以为的,让沃尔夫冈消失自己眼前来消除自己痛苦的行为,反而让自己真正跌入了痛苦的地狱。

他喜爱着沃尔夫冈·莫扎特,喜爱着他的音乐,他的灵魂,他是如此的爱着。

他终于看清了自己,在他亲手摧毁了两人间的可能性之后。


评论 ( 25 )
热度 ( 79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