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和米列里(15)

#被papa训了一顿,心情不太好所以更新有点短小QwQ#

#我需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安慰!嘤嘤嘤!满地打滚撒娇#

#章十五:有关《费加罗的婚礼》所产生的戏剧性发展


自从有了沃尔夫冈·莫扎特,贵族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萨列里大师今天不开心?晚上开宴会邀请他和莫扎特;萨列里大师今天低气压?晚上开宴会邀请他和莫扎特;在萨列里大师面前失礼/工作摸鱼被大师抓到?跟大师聊晚上开宴会想邀请他和莫扎特……

总之,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是和萨列里大师相关的,那就开宴会一起邀请他和莫扎特就对了!没有什么是一场宴会和一只莫扎特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一桌精致芬芳的小甜点和一瓶酒(给莫扎特灌下去)。

有问题开宴会邀请莫扎特,没有问题创造问题也要开宴会邀请邀请莫扎特!

自从有了莫扎特,贵族们终于得以摆脱笼罩在维也纳上空的黑暗阴影,成功在萨列里大师日复一日源源不绝的气场压迫中站了起来!【←_←代价是萨列里大师被黑暗笼罩】

他们甚至可以随意地围观萨列里大师的八卦!还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那种!!

啊~莫扎特来啦~莫扎特没来~莫扎特来啦啦啦啦啦~~~

啊~自从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迹~~


……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罗森博格黑着脸掐掉了背景音,看着环境稍微滋润点就又开始放飞作死的贵族们,涂着奇葩妆容的脸上表情十分凶残。

萨列里气场那么猛全都是被你们这群逗比这么作死给作出来的!!

“够了!难道就没人注意到吗?萨列里已经快半个月没有出席宴会了!”罗森博格边说用力敲着手杖强调这件事的重要性,“注意是任!何!宴!会!”

贵族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一脸傻白甜的集体看向总管大人:“然后?”

“萨列里不再和降压药……呸,莫扎特接触,气场暴发前的预警啊同(sha)志(gua)们!!”

“……”

贵族们反应了一会,然后顿时开始鸡飞狗跳,酒杯乱飞帽子乱飘餐盘乒乒乓乓噼里啪啦……

罗森博格简直要被这一片混乱的场景给气笑了。

现在难道不应该首先找出降压……莫扎特失效的原因吗?!

只一个萨列里气场的变化预警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你们对得起你们身上的贵族爵位吗?!

话说就你们这群逗比究竟是怎么在萨列里的气场下生存到现在的?!【因为您一直在兢兢业业啊总管大人】

这维也纳吃枣药丸!!


“提供有关莫扎特的最新消息。”费了一番力气总算让这群大型逗比们冷静下来的罗森博格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内心冷漠极了。我的头发就是被你们这群逗比给愁秃的!

话说看你们平常互相勾心斗角的时候也不傻啊,怎么一碰到萨列里就特么瞬间大龄逗比了呢?!

贵族A:“莫扎特今天在美泉宫平地摔了三次。”

罗森博格:“算他发挥正常,下一条。”

贵族B:“莫扎特送给歌剧名伶阿洛伊西亚小姐一首爱情的咏叹调。”

罗森博格:“阿洛伊西亚小姐有心上人了,莫扎特发挥闺蜜情帮他追夫,下一条。”

贵族C:“莫扎特出席了公爵夫人的音乐沙龙,带着一身脂粉满面唇印醉醺醺的被公爵夫人亲自送回韦伯旅馆了。”

罗森博格:“这是又被调戏傻了吧?不过公爵夫人亲自送……难不成是想结交莫扎特的母亲?”

贵族D:“您……咳,您的夫人为莫扎特做了一个十分丰盛的玫瑰乳酪蛋糕……派人送去韦伯旅馆了。”

罗森博格:“……莫扎特喜欢吃甜食我夫人喜欢莫扎特的音乐这有什么问题吗!啊?!”

罗森博格把那名小贵族瞪的缩回人群里,气哼哼的正了正假发,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我夫人给莫扎特做了蛋糕的!!”

感觉今天假发颜色不太对的总管大人顿时挥着手杖跳起来追杀那名贵族,场面一时间变得十分混乱。

贵族E一边把D塞进自己身后一边努力拦下总管大人的手杖:“那什么……听,听说莫扎特的新作是《费加罗的婚礼》!”

“他就算写费马舍的婚礼也跟我没关……等等,费加罗?”

正在为自己假发颜色做努力的罗森博格停止了追杀行为,收回手杖思考了一会,又拿出腮红给自己补了补妆继续思考了片刻,觉得估计是破案了:“什么时候开始写的?剧本作者是谁?”

“呃……脚本作者是达·彭特,时间上的话……大概半个月前?”

罗森博格和贵族们面面相觑一会,深沉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得嘞,又该他这个作死小能手出马去继续那些作死的佐证实验了。

但是如果原因真的是萨列里在因为莫扎特写《费加罗的婚礼》而生气,所以不想见莫扎特……

罗森博格没忍住摇了摇头,情真意切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萨列里,您还真是个老古板啊!

【米萨聚聚暴躁的掏出小刀杀杀服你:古板你个大头鬼啊!】


评论 ( 29 )
热度 ( 81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