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3)

#更新啦~虽然感觉有点短小……#

#米萨聚聚人设又双叒叕崩了……感觉米萨聚聚已经快被小莫逼疯了233然鹅小莫依然一脸乖巧无辜(发生了什么?)#

#恋爱脑、ooc、严重崩坏预警XDD#

#章十三:论理智下线的天敌见面会引发怎样的后果←v←(下)

安东尼奥抱着醉醺醺的金发小天才在走廊里走着,同时思考是要把他送回家还是直接丢一个无人的房间等他自己醒酒。

而长时间没有得到大师的理会,醉酒状态的莫扎特十分作死的伸出双手捏住了他的脸颊——还揉了两把以表达自己的不满,控诉道:“大师你不理我!”

都说酒壮怂人胆,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安东尼奥·萨列里停下步子瞪着怀里那只胆大包天的莫扎特——脸颊被揉的都有点泛红,气场凌厉的嗖嗖嗖的开始往外飙刀片。

事实证明,就算是被酒精抽走了恐惧,沃尔夫冈·莫扎特对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气场依然是无比敏感的。在气场变化之后,还没等安东尼奥有进一步动作呢,沃尔夫冈就第一时间从他怀里溜出来跑进旁边的房间里去了。

……说好的不怕我了呢?!

安东尼奥冷漠极了,气场顿时又降了两度。他于是也跟着进了那个房间,四下里看了看,最终在一张高背椅后面发现了那头金灿灿的头发。

“您又想亲我了吗?”对这种类似于当初听完排演后的气场变化有着某种心理阴影的沃尔夫冈整个人躲到了高背椅后面,双手扒着椅背只露出了一双水汪汪闪亮亮的眼睛给他瞧,“您这样不行!绝对不行!”

……我就降了个气场你到底从哪儿看出我想亲你了?!

我看上去就那么像是那种不顾礼节随意亲人的人吗?!!【您不止随意亲人,您还逼良为娼……被萨聚聚捅死】

安东尼奥·萨列里简直要被他的话气笑了,他挽着袖子上前几步试图把这只兔子从椅子后面抓出来,一边怒声反驳:“为什么不行?!”

……等等有哪里不对……我没想亲他!

“可是papa会给我寄吼叫信的!!”沃尔夫冈死死抱着椅子不放手。

刚想开口解释的安东尼奥被这句话堵了一下,依然有一半空间被音符占线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思维诡异的顺着他的话题接了下去:“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我会被骂!papa骂起人来超凶的QAQ!!”

“那你让他把信寄给我!我不怕他!”

沃尔夫冈闻言从椅背上面探出头:“真的?”

安东尼奥稍微冷静了一点,然后便沉默了。

他在考虑这个有些诡异的走向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刚刚想澄清什么来着?

沃尔夫冈看着沉默不语的萨列里大师,眼圈顿时就开始泛红:“您果然是在骗我……您怎么可以骗我!”

那语气,那表情,那腔调,活脱脱是一位少女在控诉夺取了她的爱情后又狠心将她抛弃的爱人。

安东尼奥顿时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什么齿轮卡了一下有点死机,原本就不多的理智槽唰拉又空了一大半:“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那,那么……”沃尔夫冈眼神一亮,但是又不好意思起来,他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声音却越说越小,仿佛认为自己有些无理取闹,“您可以,不要再在大庭广众之下……亲我,吗……那,那实在是……”

沃尔夫冈说不下去了,他于是从钢琴后面走出来,脸颊上带着不知道是酒醉还是害羞的红晕,蜜糖一样的眼睛羞涩却明亮的看着萨列里。

安东尼奥总算想起自己刚刚想要澄清什么了。

然而看着面前脸颊泛红的宛如怀春少女般的莫扎特,安东尼奥悲哀的发现那句澄清他现在已经没怎么有说出口的底气了。

沃尔夫冈看向他的期盼目光中渐渐掺进了疑惑:“……大师?”

……反正又不是没亲过!!

安东尼奥咬着牙一脚将自己所剩不多的理智踩死,破罐破摔地一把将他拉进怀里对准嘴唇狠狠吻了下去。


那是一个带着浓郁的朗姆酒香气的、甜蜜蜜的吻。

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涌的原因,怀里的莫扎特柔软甜美的好像一块棉花糖,被他摁在怀里肆无忌惮地揉来捏去,本人对此却完全没有不满,还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哼哼唧唧的要求继续。

——就像是黏人的小动物,或者最甜美最柔软芬芳的甜点蛋糕。

——不,他简直就是引人心甘情愿堕落地狱的恶魔!

安东尼奥深吸一口气,总算在自己进一步沉沦前把好像被涂满了胶水一样的两个人给撕开了。

沃尔夫冈·莫扎特委屈极了,如同嘴里吃到一半的小鱼干却被别人生生抢走的猫咪,皱着眉努力地凑上去想再把那片鱼干抢回来。

安东尼奥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痛苦地将自己的头埋进他的脖颈里:“这不行……这样不行!”

沃尔夫冈委屈的简直都要掉下泪来,一把拉下萨列里的手不满的对他大喊:“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不行呢?

安东尼奥怔了一下,然后固执的摇摇头:“总之就是不行!”

“你现在喝醉了!莫扎特!”总算想到理由的安东尼奥一把将他推开,十分严厉的瞪着他,“你醉了,你完全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沃尔夫冈被他的突如其来吓了一跳,顿时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但手里依然锲而不舍的紧紧揪着他的衣角不放。

“我……我喝醉了?”

“对!所以你必须要停止这些无礼的行为。否则我保证你明天会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

安东尼奥严肃的点头,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身上就又挂上了一只金色的抱抱熊。

毛茸茸的金色脑袋还在他脖子上不停的来回蹭的那种。

安东尼奥顿时又卡了一下,花了点时间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和感觉。他一把抓住身上这只熊,却暴躁的不知自己究竟该将他揉进怀里还是再将他推开。鉴于他现在理智下线逻辑死机的情况,最终他只能保持姿势不动开口凶人,低沉下来的声音却好听的要命:“你究竟在干什么!”

“我喝醉了啊……”沃尔夫冈完全不怕他,闭着眼睛手脚并用地赖在他的身上,脑袋又蹭了蹭他的肩膀,“您可以送我回家吗?麻烦您啦,我自己走的话会摔死的……”

沃尔夫冈的声音越来越轻,一句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莫扎特睡的毫无心理负担,安东尼奥却感觉自己要疯了,他现在特别想将怀里的人疯狂摇醒后对他咆哮。

你怎么能说睡就睡!!快醒醒我一个人面对这个烂摊子要怎么办啊!

我们是竞争对手啊!我们刚刚亲亲了啊!!我在嫉妒你啊!!可我们还是亲亲了啊!!

上次还算意外的话这次究竟该怎么解释啊!!以后还是同僚要怎么相处共事啊!!!

你先起来让我们来互相商量一下以后的相处模式好不好啊!!商量完你再睡啊!!

嫉妒和自卑就已经够折磨我了再加上这么混乱的东西我以后该怎么过啊!!

思考着日后情形的安东尼奥身体忍不住绝望的晃了一下,又下意识将那只黏糊糊、软绵绵的天才抱紧防止他掉到地上。他茫然又僵硬地盯着空气好一会,才缓缓地,缓缓地叹了口气。

仁慈的主啊,我究竟是犯下了什么罪过,才让您赐予我这般惩罚啊QAQ!!


评论 ( 34 )
热度 ( 105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