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2)

#今天本来想偷懒来着……然而最后看着春晚竟然又摸出了一章……可见春晚有多无聊了#

#因为注意力不集中的关系可能会有各种语言混乱逻辑不通#

#甜甜蜜蜜谈恋爱模式开启~人物与剧情的崩坏和ooc全都与我2333#

#小修了一下……妈呀到处拜年真是累死了#

#章十二:论理智下线的天敌见面会引发怎样的后果←v←(1)


在那堆占据他脑海的音符的努力下,安东尼奥·萨列里成功的带着身上的失智buff去参加了宴会。

幸运的是,在他锲而不舍尝试在脑海中具现化出一大堆刀片片不停的试图扎碎那群该死的占据他脑海的音符的努力中,那群一直在欢呼跳舞还试图调戏他的音符们总算不情愿的后退了一点,给他让出了一小块理性的空间。这让他的言行举止终于能够保持与平常一样得体合宜,不至于在与贵族们交际时失礼。

在宴会上转过一圈,与一众的贵族都进行了必要的交流之后,安东尼奥从侍者的手中端起一杯酒,优雅的退到了角落里一个(专门替他预留的)摆满甜点的小桌。气度之沉稳,行为之得体,完全看不出半小时前因为过于在意自己的纠结心情与衣着搭配(虽然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在意这个)而差点迟到的狼狈。

安东尼奥端起了一小碟蛋糕,觉得自己现在迫切需要补充点糖分以让冷静理智能够从脑海那堆音符中挣脱出来。

然后他就听到了如光一般美妙的旋律滑过他的眼前,绕着他俏皮的转了个圈后蹦蹦跳跳接二连三地落到他的脑海里。

之前就在他脑子里唱歌跳舞的音符们顿时开始了更加兴奋的狂欢。

即使大脑处于这中混乱的状况之中,安东尼奥依然能够分辨出这段旋律之中的情感,激动、喜悦、骄傲以及散落掺杂着的一些不怎么明显的羞涩。

这是莫扎特即兴创作,表达的是莫扎特在指挥完《后宫诱逃》后,向观众谢幕时的感受。安东尼奥无比肯定,同时为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依然能理解莫扎特的音符感到佩服和自嘲。

——瞧,莫扎特哪怕只是一段随手的旋律,都能将你狠狠踩在脚下!

——而你,无论你的大脑如何的不清醒,你都能无比准确的感知到这一点。

安东尼奥沉浸在音乐与自己的思绪中太久,而等他再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穿过了大半个宴会厅,站在那名金发天才背后不到三米的地方,专注地聆听着从他手中流淌出来的天籁。

犹如伏在神座脚下最狂热虔诚的信徒。

我不该这样……但总不能暴殄天物不是吗?

毕竟除了自己,这个宴会上也没有第二人足以欣赏他的乐曲了……欣赏乐曲……是音乐家的素养……

安东尼奥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莫扎特操纵着的音符们轻而易举的便将他拉回了那片音乐世界中。


沃尔夫冈今天是被阿洛伊西亚小姐姐硬拉到这个宴会上来的。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他是想和玛利亚妈妈聊一聊他的第一部歌剧,然后再给利奥波德papa写一封信,将《后宫诱逃》的乐谱抄本随信寄回去,告诉他自己没有让他失望(以避免papa再寄第二封吼叫信来)。但是阿洛伊西亚说今晚的宴会完全是为了《后宫诱逃》而举办,作为这部歌剧的创作者不到场将是对贵族们的挑衅。

好吧,要注意交际。

于是沃尔夫冈只好顺从地被阿洛伊西亚小姐姐拉到了宴会上来接受其他贵族夫人小姐们的调戏。

然后他就被莫名其妙的按到了钢琴旁边,被要求弹一首曲子助兴。

沃尔夫冈带着脸上的几枚唇印将双手放到琴键上时其实还有些一头雾水,不过在他按出第一个音符时就把这些疑惑丢开了。

音乐,如此奇妙的音乐,总是有魔力让沃尔夫冈忘记一切周遭事物。

所以等到一曲奏完,他才发现原来围在钢琴和他身边的各位小姐姐们竟然都不见了。

沃尔夫冈疑惑的歪歪头,站起身想看看宴会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能让小姐姐们抛下他和他的音乐。

然后在转身的下一秒,他就腿软的一屁股又坐回到琴凳上去了。

——萨,萨列里大师就站在他身后!

——大师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萨,萨……完了他好像又忍不住想起那个意外了怎么办QwQ……

安东尼奥紧紧绷着一张脸,努力维持着自己冷峻严肃沉稳的人设不崩塌。他知道现在他应该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尤其是在对面那只沃尔夫冈兔子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的惊恐中开始掺进脸红的情况下!他敢保证他现在想到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如今他的脑海中正被一群唱歌跳舞的音符们精神攻击着,还伴随着当初那场意外的回忆不定时刷屏,这种时候无论思考什么,都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

沃尔夫冈僵硬的坐在琴凳上仰着头看着他。

躲在一边的贵族们偷偷的瞄着他们窃窃私语。

安东尼奥努力从音符们的手里抢回一点理智试图打破这个局面。他想,既然想不出措辞,那就付诸行动。

于是安东尼奥便维持着冷峻的脸色,保持着沉默向僵硬在琴凳上的莫扎特一步步走去。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

排练的那一天是不是也是这个发展来着??

沃尔夫冈和安东尼奥心中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

珠玉在前,沃尔夫冈顿时又唰得一声炸成了一只粉红球球,猛地跳起来窜到钢琴后面,声音哆哆嗦嗦的分不清究竟是太恐惧还是太害羞:“您您您您……您别过来!!”

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的气场一瞬间down到底。

跳的那么高亏他还没摔着!

安东尼奥冷冷想着,虽然没搞清楚原因但是觉得自己非常生气,于是他继续逼近那只罕见的金色混粉色的兔子,音色十分低沉:“为什么?”

沃尔夫冈红着脸蛋欲哭无泪,手底下抓着的钢琴板都快被他抓裂了:“说,说好了我待在原地就相安无事的!您不能言而无信QAQ!!”

“可是你后退了!”安东尼奥想都不想地怼回去。

这特么也算?!

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这次真的要哭了,他看着逐渐逼近的天敌,像以前一样泪眼汪汪的转头寻求小姐姐们的保护。然而在萨尔茨堡时无往不利的技巧如今在维也纳却不再管用了——每一个被他看到的小姐姐都打开绢扇挡住了自己,怜悯地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小姐姐和夫人们和各位贵族老爷:放轻松放轻松,萨列里大师不会对你怎么样的←v←。

沃尔夫冈:……你们胡说QAQ!他上次就亲我了!!

小姐姐和夫人们和各位贵族大人们迅速转头望天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求助外援失败,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看着已经要走到钢琴前的萨列里大师咽了咽口水,眼一闭心一横,突然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转身奔去了酒桌,抓起一瓶烈酒二话不说给自己灌了下去。

贵族们震惊地看着莫扎特仰头灌酒敦敦敦,不到一分钟就将整整一瓶朗姆酒给消灭干净,集体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什么操作??

……竟然还能有这种操作?!

……这简直神一般的操作啊!!


放下酒瓶子的沃尔夫冈完全不了解贵族们对他的敬佩,小小地打了个酒嗝后,就转身晃晃悠悠走向钢琴——或者说钢琴旁的萨列里。

然后意料之中的,啪叽——

阿洛伊西亚赶紧上前几步接住了又双叒叕平地摔的沃尔夫冈,避免他的额头亲吻地板的悲剧。

之后一个优雅地转身,动作潇洒干脆利落地就将他丢到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怀里去了。【阿洛小姐姐:噫抱久了一定会死人的吧!】

安东尼奥低头看了看埋在自己怀里挣扎了半天都没能将头抬起来的莫扎特,仅存的理性在脑海里过了一圈,完美的避开了“为什么要把他丢给我这个问题”,而是冷漠的想着既然你把自己灌醉就为了躲我那我就把你丢在这自生自灭……

然后他换了个姿势把人又抱紧了点,转身向着一直在围观的各位贵族点了点头:“莫扎特先生喝醉了,我先带他去休息。”

围观群众们一脸理解大方:去吧去吧我们都懂←v←

安东尼奥便半抱着金发天才离开了宴会厅,怀中的金发醉酒少年(女?)经过再一次的努力后,终于成功将自己的脸从他的怀里拔了出来。

“安东尼奥大师!”沃尔夫冈努力地抬起头看向他,星星一样的眼睛不停的眨巴着,圆润粉红的脸颊上全是满足和高兴,看上去像极了萨列里最喜欢的奶油草莓蛋糕,“我现在不怕你啦!”



#无奖竞猜:面对萨列里大师时,恐惧被酒醉抽走的沃尔夫冈还会剩下什么感情呢?←v←

评论 ( 22 )
热度 ( 113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