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10)

#在b站扒了一天视频差点忘记更新ORZ……沉迷米flo不可自拔_(:з」∠)_#

#章九:有关意外后所引发的各种问题←v←

萨列里再也没去观看过后宫诱逃的排演。

他轻视了莫扎特。他从来没有想过莫扎特竟然会拥有那种音乐。

安东尼奥对自己的才华一向自负,因此,他对于莫扎特所谓的天才之名其实是嗤之以鼻的,认为不过又一个哗众取宠的人而已。后来真正见到他,印象有所改观,也只觉得是一个有趣的人而已。

或许有些才华,但还不足以获得自己的重视。

而现在,安东尼奥几乎想回到过去把当初那个有着“以后无聊时可以逗莫扎特解闷”念头的自己掐死。

你以为莫扎特是容易受惊的奶猫吗?他明明是一只披着兔子皮的猛虎!

安东尼奥在钢琴上狠狠地压出一排重音,混乱、焦躁,仿佛一只困在囚笼中的兽。

他即兴地弹着琴,让自己的手指随心所欲的在琴键上狂乱的舞蹈,打破了所有以往他最引以为傲的规整秩序,恍若恶魔在拖着铰链沉重地咆哮。

随即安东尼奥·萨列里又想起了那天不幸发生的那一场意外。

……

…………

暴躁混乱的琴声尾音忽然拐起来一个拉花,怎么听怎么甜蜜,安东尼奥连忙眼疾手快地一砸琴键,总算及时在音乐变味前刹住了车。 

浓密的夜色之中,备受尊敬的宫廷乐师长大人终于没忍住抬起手深深捂住了自己的脸。

——他究竟是在脸红个什么啊!!

——还能不能好好愤恨了!!

【米萨聚聚:还能不能让人安心嫉妒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自卑了!!(╯‵□′)╯︵┻━┻】

【撒娇打滚缠了命运女神三天的丘比特:o(* ̄︶ ̄*)o哼唧~】


韦伯旅馆里,正听着莫扎特弹奏的玛利亚妈妈稍微有些不安,她皱起眉看着她最喜爱也是最操心的幼子,所有的担忧都化作了一声询问:“沃尔夫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什么,妈妈?”

沃尔夫冈正在为《后宫诱逃》的所有曲子做最后的订正,虽然这经常被认为是无用的工作——他的乐曲自落稿起便已至完美,但是他还是会在正式定稿前将整首行云流水的演奏一遍,然后将旋律中装饰用的小花边稍稍调整一下——就好像是在出门前对着镜子再整理一遍领角和袖口一样的小习惯,让自己漂漂亮亮的出门去。

“你恋爱了是吗?沃尔夫冈?”

“恋爱?妈妈您怎么会这么想?”沃尔夫冈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他的母亲,手下的钢琴则流畅开始了另一首相关爱情的咏叹调——盲弹而已,他六岁时就已经很熟练了。

玛利亚妈妈听着被沃尔夫冈越改越具有甜蜜余味的曲子,没忍住叹了口气:“你自从前几天慌慌张张的跑回来之后,就时不时的开始走神,一会脸红一会恐惧,除了陷入爱情的患得患失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了。”

慌慌张张?沃尔夫冈从音乐中分心思考了一下,妈妈说的是萨列里大师观看排演的那天吧……

…………

原本漂亮悦耳的钢琴声顿时一阵错乱,又被提醒了当时记忆的沃尔夫冈几乎立刻就从琴凳上跳了起来。

——然后啪叽一声扑倒在了自家妈妈的腿前,额头重重的磕在地板上。

“哦沃尔菲!”妈妈被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拉起来,“磕到哪里了?严不严重?有没有事?”

——所以她才会这么担心啊,不走神的时候平地摔就已经很严重了,走神的话他肯定会摔得更厉害的!

“我没事妈妈……嘶!”沃尔夫冈捂着磕到的额角,红着脸颊手忙脚乱的试图继续和母亲解释,“您,您误会了,我并没有恋爱。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呢……只是被萨列里大师吓到平地摔了?还是平地摔的时候把萨列里大师一起拉倒了?还是在拉倒萨列里大师之后被他亲了一下?

感觉怎么说都不太对的样子!!

沃尔夫冈苦恼皱起眉头,不知道该怎么把自己的话接下去。

“只是什么呢?”妈妈转身从抽屉里拿出跌打药油,拉下沃尔夫冈的手后将药油抹上去轻轻揉着那块淤青,神态温柔又慈爱:“沃菲,你要知道,我并不反对你发展自己的感情,如果你找到了自己所爱,那你至少该带她来见见我才对。”

沃尔夫冈的脸色顿时变得更红——天啊这个误会可实在太大了。万一妈妈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情——鉴于阿洛伊西亚与卡瓦列里小姐的友情,这实在是太容易了!然后去,去找萨列里大师……

……无论是去兴师问罪(“先生,听闻您非礼了我的儿子?这可不是一位绅士该有的行为!”)还是去求求证自己的恋爱事实(“冒昧来访,只是听闻您正在与我的孩子恋爱,我想我需要来见见您。”)都会是一场灾难!!

想到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沃尔夫冈猛然打了一个冷战,一脸坚定的反驳:“不!妈妈,您实在是误会了!!”

“哦?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不安呢?”

“我……呃,那天,萨列里大师来观看《后宫诱逃》的排演了。”

“那是好事。并且你一向尊敬他与他的音乐,我想你们必然在音乐上进行了一番讨论吧?”

“实际上并没有……而且大师好像不太喜欢我的音乐。”沃尔夫冈有些痛苦的扶住自己另一边没有受伤的额头,“不过这不是重点。”

妈妈将药油收起来,给了他一个温和鼓励的眼神。

“萨列里大师的气场很强大,我跟你说过的妈妈。”

“是的,”妈妈回忆了一下,有些好笑的捏了捏他圆润的脸颊,“你还说你面对他就好像一只被天敌盯上的兔子。”

“所以我在大师面前出丑了。”沃尔夫冈有些泄气的捂住自己的眼睛。

妈妈理解地点点头:“平地摔?”

“不止如此,我还把萨列里大师一起拉倒了。”

“啊……那可真是十分失礼的一件事了,听说那位大师是十分注重礼仪的人。”玛利亚妈妈想了想,“不过那只是个意外,我相信他不会对你有什么看法的,你完全不必如此不安。”

“他吻了我……”沃尔夫冈自暴自弃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整张脸,紧紧地不让一点红色露出来,“……嘴唇上的那种。”

……

…………?!!

没有听到妈妈回应的沃尔夫冈悄悄将手指打开了一点,疑惑地透过指缝向外看过去:“妈妈?”

“沃尔夫冈,我的孩子,”玛利亚妈妈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上去依然是温和又明智的样子,“告诉我,你们两个人当时的体位……谁上谁下?”

“……???”

玛利亚妈妈现在十分冷静,她想,既然命运如此,那至少不能让自家儿子吃亏。

——冷静个鬼啦都来到维也纳了为什么还有同性对我的儿子下手!!我的沃尔菲难道是被诅咒了吗!!

——上帝啊有人要拐走您的宠儿啊!您究竟还管不管了!!!

(上帝看了一眼米萨连连摆手:管不起管不起……)


评论 ( 25 )
热度 ( 93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