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9)

#今天这段……嗯,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自由心证吧←v←#

#恋爱脑,ooc,全体崩坏、(并偷偷删掉了前排的高能预警)#


#章八:有关天敌冲突所引发的……意外←v←

莫扎特提起指挥棒的瞬间,身上所有的羞涩内敛通通消失不见。安东尼奥因此再次挑了挑眉,认为莫扎特的确是一个十分有趣的年轻人。

久居高位的萨列里大师这么想着,漫不经心的打开了手里的乐谱。

下一秒,眼前的世界轰然破碎。


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得说,安东尼奥·萨列里虽然觉得莫扎特十分有趣,但他其实并没有将莫扎特放在心上;对于他的天才之名也从未认真深究。所以他从没有想到,在这名“少女”的身上究竟会听到怎样的音乐。

该怎么说呢?就像是将你整个人都抛进了音乐的世界。你的手,你的耳,你的眼,你所有能感知到的东西,到处都是旋律,到处都是音乐。你毫无防备的跌落到音符之中,音符们活泼的对着你嬉笑,调戏着勾引着诱惑着,但等你扑上去却又灵活的躲开,若隐若现,若即落离。你抓不住也逃不开,彷如一张大网——

紧紧地捕获了猎物。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萨列里近乎痛苦紧紧攥着乐谱,他甚至觉得自己连思维都要停滞了!

这是怎样的音乐?音乐难道不该是秩序的吗?!难道不该是严谨的吗?!这种东西又是什么——!?

为什么会让我觉得我的创作都是一文不值的垃圾?!

为什么这种音乐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年轻人身上?!

为什么会让我痛苦,让我想要付出一切的去爱,又丢掉一切去恨?!

为什么——

……会让我觉得看到了音乐本身?

毫无教养礼数的音符们蹦蹦跳跳地拿痛苦整个填满了他的灵魂,任他如何挣扎都不得解脱;却又将他的每一寸肺腑肌肤都抹上了蜜糖,甜美的令人不可自拔。

曲至高潮,萨列里恍惚看到了所有的音符集体向他扑来,化成了梦境里的金箭一根根前赴后继地狠狠扎入他的心脏。

——他堕入地狱,同时踏进天堂。


这一场的演奏十分艰难。

因为自从第一个音符响起后,萨列里大师的气场便完全开启了暴走模式。

一会凌冽一会蹦跶,一会萎靡一会爆棚。撇开一接触音乐就能够完全沉浸其中忘掉一切的莫扎特不谈,乐队们和高音小姐姐全部都感觉自己要死在这排练厅里了。

如果不是感觉现在停下音乐萨列里大师会连本体也有很大可能暴走,他们早就丢下一切活计夺门而出狂奔逃命去了。

在定格成北极圈一般压抑冷冽的气场中收完最后一句乐音,乐队们和高音小姐姐几乎立刻便脱力地瘫在了地上。

“大师,您认为我的音乐怎么样?也是太多音符吗?”刚指挥完,还没从音乐带来的忘乎所以中完全回过神的莫扎特兴高采烈地转过身,欢快地询问萨列里大师的评价。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萨列里无比阴霾的脸色,精神顿时被从音乐世界中整个儿拉了回来,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音乐……我……他……大,大师……

——妈妈救命QAQ!!

“记住我的忠告,莫扎特,”安东尼奥·萨列里的表情冷漠的如同冰川,捏着莫扎特的乐谱一步一步逼近,“待在原地,我们就能相安无事。”

莫扎特腿软的几乎站不住了,他咬着牙努力不要让自己的牙齿打架,蜜色的双眼因恐惧逐渐泛红:“大,大师……?”

安东尼奥没有理会他含混不清的咕哝,来到他面前堪称粗鲁的把谱子一把塞到了他的怀里。具有平地摔属性又正逢腿软的莫扎特顿时脚下一滑——

啪叽!

哦不!倒在地上的围观群众们目瞪口呆,然而随之便兴致勃勃的瞪大了眼睛,悄悄撑起身体一边看着交叠在一起的两道人影一边窃窃私语的惋惜天才即将到来的陨落。


莫扎特又平地摔了。

莫扎特平地摔的时候下意识伸手抓住了点什么想扶稳身体。

莫扎特把萨列里大师一起拖倒了。

现在,一脸阴沉怎么看怎么不像好人的安东尼奥·萨列里正压在一脸惊恐眼圈泛红瑟瑟发抖的沃尔夫冈·莫扎特的身上,简直是一个教科书式逼良为娼黄暴场的开头情节。

莫扎特绝望的想着自己大概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们首先要知道的是,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刚刚经历过的莫扎特音乐世界的洗礼,对他来说相当于一种具有超强针对性的精神攻击。所以在他的精神被持续不断的攻击且暴击了一首咏叹调的时间之后,萨列里的思绪与精神世界会持续性混乱虚弱一段时间无法恢复冷静也是十分正常的一件事情。

——不然就凭他的下盘和体力,区区莫扎特还想把他拉趴下?呵!

咳,上面这段文字主要是想让各位明白,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现在正处于一种十分混乱的头脑风暴状态。

所以发生点什么出人意表惊世骇俗的意外事故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不对?

更何况刚刚被暴击过的萨列里大师对他身下压着的这只人形兔子情感也变的十分复杂而混乱。

安东尼奥大师看着身下人一脸惊恐的小表情,心里一会想着呵你就算能拿音乐暴击我又如何回到现实世界食物链照样是我吃你(哪里不对?),一会又想着这人还挺可爱的音乐也真好听吓成这样别真把他吓跑了不然再上哪找他这种音乐……不过等等好像不太对我应该是嫉妒他吧所以把他吓跑才是正确打开方式吧但是这样以后就没音乐听了……

安东尼奥大师觉得自己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思维逻辑好像完全坏掉了的样子。他扒拉着自己所剩不多的理智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想办法安抚一下这只沃尔夫冈兔子示示好,等自己完全恢复了冷静之后再仔细考虑究竟要怎么处置他。

安东尼奥大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这个紧急处理方案,一点没毛病,不由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然后他吧唧一口就往沃尔夫冈·被自己压在身下·莫扎特嘴唇上亲过去了,十分的迅速果断,一边亲一边还在心里偷偷夸奖自己的机智,即便在思维混乱的情况下也能找出动作最快效果最好误会最少的示好……的方式……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沃尔夫冈·莫扎特瞪大了眼睛看着上方近在咫尺的一双眼睛,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地想着萨列里大师的眼睛真的好漂亮之类的,等听到旁边围观群众们倒吸冷气的声音,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扎特顿时被吓得几乎整个人都炸成了一个蓬松松的毛绒球球!!

(不!冷静点莫扎特你并不是兔子没有那么多毛!)

——难,难道说萨列里大师真的这么生气到想要把我逼良为娼?!(等等!大师是很禁欲的好吗!)不不不这绝对不行旁边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呢!!(重点不是这个吧喂!!)

……

…………

经过了一段死一般的寂静之后,一阵高过一阵的窃窃私语声终于将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理智给逼回来了。

他缓缓眨了眨眼,看着身下陷入到怀疑人生的呆滞中的蜜色眼睛,生平第一次想要挖(zhao)个(tiao)坑(di)活(feng)埋(zuan)了(jin)自(qu)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自己难道是喝了假酒吗!!

好吧,冷静,冷静下来,无论如何这个场面是必须要处理的身下那只已经快被生生吓晕了好吗!

安东尼奥深吸一口气,感觉到气流的沃尔夫冈反射性一抖,然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紧紧地抿紧了自己的嘴巴。

——大,大庭广众之下嘴对嘴的亲吻已经很过分了再进一步是绝对不行的QuQ!!

被当做教科书式逼良为娼典范的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一个激动,差点真的一口咬下去给他留个纪念。

——让你怂!让你害我失去理智!让你以为我要逼良为娼!

看到那一双好看的眼睛目露凶光,沃尔夫冈总算是被吓回了神,一把推……没推动,又一把推……动了一点,最后沃尔夫冈用尽全身力气总算把身上的人掀到一边,手脚并用爬起来匆匆跑去了后台。

连谱子都落在了地上。

安东尼奥坐在地上盯着那份乐谱沉默的看了一会,最终还是伸出手准备把那份乐谱拿起来。

——趴在地上的围观群众们顿时又整齐划一的嘶了一声。

……差点忘了还有一群麻烦在这。

安东尼奥抬头一个冷眼扫过去,围观群众们立刻噼里啪啦地倒在地上晕死过去,动作标准整齐划一地仿佛经受了长年训练。

大师我们昏古气了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我们保证不乱说求放过嗷嗷嗷!!

萨列里大师冷哼一声,捡起地上的乐谱起身离开。


评论 ( 33 )
热度 ( 106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