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8)

#偷懒后乖乖的来更新啦#

#今天整理文档忽然发现一段废稿,应该是当初介绍米萨的那章的内容,但是因为我不小心忘了存档的位置就没用上,当做小番外放出来好啦XDD#

#章七:论天敌见面可能造成的误伤(总管大人您辛苦啦)

莫扎特从后台逃出来时整张脸都红的几乎爆炸,他一边拿袖子抹着脸上被亲上的唇印一边低着头匆匆跑去指挥椅,完全没敢抬头看其他人的反应。

——自然也就不会发现排演现场又多出了两个人。

台上的女高音卡瓦列里看了眼自己的老师萨列里,遗憾的放弃了自己也上去亲一口莫扎特的诱人想法。

莫扎特连向乐团行礼都忘了,手脚并用的爬上指挥椅,用连珠炮一样的词语努力压制自己的脸红和害羞:“让我们来继续演奏咏叹调十号曲,我空数一小节……”

然后就感觉到了一道凌冽的气息带着被忽视的不悦开足马力碾压了全场:“莫扎特先生。”

莫扎特下意识抖了一下,初见时留下的深刻印象让他瞬间了这道气场和声音源自于谁。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仿佛忽略了什么,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地转头看过去:

“oui?”

萨列里慢慢上前了几步,带着一种非常迷人的优雅与自矜,擅长并适合声乐的音色更是颇为好听:“皇帝陛下派我和总管大人前来评估您的歌剧。现在看来,我明白了他的担忧。”

——顿时让在场众位顿时不受控制的集体哆嗦了一下。

嗯,今天的萨列里大师依然完美的找到了让气场公正公平公开压迫到每一个人的位置呢。


不得不说,萨列里大师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气场压迫力维持在正常均值,所以在场的众人除了那一哆嗦外并没有其他后续的不良反应。

——呃,除了莫扎特。

沃尔夫冈·直面天敌·莫扎特几乎把自己完全缩进哪一个小小的指挥椅里去了,但是还是缩着脖子努力地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他简直都要为自己的勇气而鼓掌了:“可是……您,您还没有听我演奏过一个音符,如何评估我的作品……”

【papa一脸恨铁不成钢:气势!沃尔夫冈!我怎么跟你说的!无论是谁针对你的音乐,你都要尽你最大的力气将他怼回去!!】

可是papa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锅!是客观因素(萨列里大师的气场)太强大不可抗了QAQ!


随时准备进行第二阶段实验的罗森博格眼前一亮,总算抓住了这一个似乎可以跟莫扎特吵架的机会。

……虽然莫扎特看上去依然是委屈大于生气,但是鉴于这个客观条件,罗森博格觉得自己如果挑剔的话实验就别想再完成了。

不就是无理取闹吗?他熟!

“哦~音符音符音符……”罗森博格用尽全力狠狠的把手杖敲到地面上,“太!多!音!符!”

莫扎特被这巨大的噪音吓了一跳,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受惊的兔子”。

总管大人保持着脑内的弹幕刷屏努力维持着自己自己语气中的嘲讽值:“看起来您的乐谱似乎充满了难以克服的困难而无法上演。”

“太多音符?”从来没被这么说过的莫扎特呆了呆。

“是的没错我就是这么说的!”罗森博格捏了捏自己的手杖,继续试图火上浇油。

“您,您这是偏见……!!”莫扎特终于忍不住生气了,他双手紧紧抓着指挥椅的扶手瞪着罗森博格,努力寻找着词句来表达自己的怒气,“您太过分了!您怎么能……怎么能这样侮辱我!!”

……他刚刚是不是好像听到了一声哭腔?

上帝啊您就这么喜欢玩我吗!!

天知道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吵起来吗为什么莫扎特你的第一反应是要哭!!

莫扎特你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您父亲知道吗!!

【利奥波德papa·一个疲倦又不失优雅的微笑:……呵呵。】

完全能够预料到下面会发生什么所以也想哭却完全不能哭的罗森博格,默默地,悲愤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一排蜡烛。

果然,在房间里游荡着的凌冽气场二话不说直接上演二连降,冷的几乎能掉冰碴,一秒让大家知道什么叫做六月飞雪。罗森博格趁着他还没发动大招赶紧转身往外跑,强烈的求生欲让他一双小短腿利索的捯饬成了轮子。

莫扎特怒气冲冲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气场逐渐回温,之后轻轻波动了两下。他为莫扎特鼓了鼓掌,语气堪称愉快的称赞:“很好,真是十分精彩的反驳。”

乐队们和卡瓦列里整齐划一眼神古怪的看了莫扎特一眼。

莫扎特一秒怂,眼疾手快跑到斯蒂凡尼身后躲着去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不由挑了挑眉,被当做盾牌用的斯蒂凡尼冷汗唰的就下来了。

……自己现在的气场应该不强吧?这俩人都是属兔子的吗?

“那么,”萨列里不准备再欺负这俩小动物——万一吓跑以后就没得玩了,半行了一礼准备离开,“希望您的才华能够配得上您的抱负。”

“等等!大师!”

莫扎特抓着斯蒂凡尼身的衣摆从他身后探头出来,十分小心翼翼的样子,表情却十分坚定:“您是来评估我的作品的对吗?”

萨列里饶有趣味的回身看他:“是的,那又怎么样呢?”

莫扎特在对上萨列里视线时忍不住地腿软,但还是鼓着勇气拿了谱子跑去递给萨列里大师:“请您看吧,大师,您是真正的音乐家!”

而他来到乐队前重新举起了指挥棒,一时间所有的羞涩内敛都尽数从他身上褪去,璀璨骄傲如同星辰:

“而我,我不需要这个!”

#小番外:论萨列里大师职位一路飙升的原因

 或许有人好奇,既然萨列里大师这么恐怖,为什么皇帝陛下还没有辞退他。
一来,是萨列里的音乐的确十分出众,精彩绝伦,皇帝陛下十分喜爱,二来……
换你来面对萨列里大师试试,看你敢不敢把要辞退他的话当着他的面说出口→_→。
能做到的话皇帝给你当啊→_→。
每当皇帝陛下这么开口:“萨列里,关于你的职位……”
“oui?”安东尼奥·萨列里抬起头看着约瑟夫二世。
平静的……
严肃的……
面无表情的……
“咳,我觉得你如今的职位配不上你的才华……”皇帝陛下暗地里给自己打气。
萨列里大师闻言轻轻挑了挑眉。
“……所以你的职位要再往上升!”
“您的厚爱令我不胜惶恐,陛下。”萨列里大师毕恭毕敬地行礼表示感激。

……不,该惶恐的明明是我QAQ!
皇帝·秒怂·陛下感觉到萨列里大师凌冽的气场开始愉快的蹦跶,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说了什么,顿时欲哭无泪——职位越高与他见面的次数就越多啊!

他还是想办法设个宫廷总管全权处理与萨列里进行交接的一应事宜算了……

萨列里大师表示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评论 ( 32 )
热度 ( 94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