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米flo】flo扎特与米列里(7)

#你们是不是不爱我惹QwQ评论都不见惹QwQ#

#委屈巴巴的拿米萨欺负罗森博格#

#看了看分章觉得不太合理于是补了一段,那些看过的小可爱们so sorryORZ#

#章六:有关《后宫诱逃》的形成过程

罗森博格总管第一次觉得这位神经兮兮的斯蒂凡尼先生真是太可爱了!简直就是天使!

真的!直接拯救了他的画风,间接拯救了他的性命!

于是他抱着最大的感激极尽所能刻薄地讽刺了回去:“哦~,得了,斯蒂凡尼先生,德语歌剧和一名没有名气的野路子作曲家!简直荒谬!!”

“哦不,罗森博格先生我不赞同您的观点,要知道现在整个维也纳都在谈论他……”

“闭嘴听我说!”罗森博格恶狠狠的回头把斯蒂凡尼后面的话瞪了回去,然后快走几步跟上了前面的萨列里大师,“总之,您想象一下,一些完全没有水平的音乐被野路子的歌者站在皇家剧院上被演唱出来……萨列里我的朋友,您能想象吗?那简直是一场灾难!”

“不不,您真该听听莫扎特的音乐,之后您肯定就不会这么想……”

想起前几天见到的那只莫扎特,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不由自主地挑了挑眉,转身时已经重新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我们该觐见陛下了,二位。”

所以现在!立刻!把最好的礼·仪·姿·态给我拿出来!

萨列里大师冷冽俊朗的面容上仿佛有一条弹幕加粗放大刷屏而过,吓得斯蒂凡尼瞬间收声,唰的窜到墙角等待觐见。

罗森博格拄着手杖稳了稳自己的身形(你们以为我的手杖真的只是我奇葩审美之下的装饰吗哼真是天真幼稚肤浅!)然后保持着优雅高贵的姿态站到了萨列里的身边。

然后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一条:萨列里对莫扎特音乐水平的坏话反应不良(压迫指数承受范围内增加)。


皇帝陛下在得到萨列里大师要来觐见的消息之后迅速的把趴在自己腿上的小姐姐塞进了落地窗帘后面。

“你们好,先生们。来,请过来这里。”皇帝陛下迅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衫,向自己的宫廷总管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罗森博格回了一个有(bu)待(yao)观(zuo)察(si)的表情。

皇帝陛下于是只好放弃了随心所欲的念头,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

萨列里大师向前慢走几步,在一个最妥帖的位置站定。

凌冽逼人的压迫性气场顿时笼罩整个房间。

其他三人下意识抖了一下,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面咆哮了一声。

这种随时随地都能找到让气场平均压迫到在场每一个人的最佳位置的技能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简直犯规好吗!!


“陛下,请允许我为您介绍斯蒂凡尼先生,特此来呈上您要求的歌剧剧本。”最后还是抗压性最强罗森博格成功救场,一把将还在哆嗦的斯蒂凡尼往前推了几步。

“是的陛下这是一部喜歌剧十分具有东方土耳其情调我已经指定要沃尔夫冈莫扎特一位十分有前途的年轻音乐家来作曲……”

斯蒂凡尼·全场抗压力最弱·先生紧张之下忘了换气,差点没把自己憋死。他呛咳了几下后捏着剧本胆战心惊的等了一会,确认气场的压迫性没有因为自己的失礼而再次增加,才战战兢兢的继续说:“现如今的整个维也纳都在谈论他……”

“是的,是的,我也听贵族们说起过他。据说是一位十分开朗活泼的音乐家?”皇帝陛下对这个形容词很感兴趣。

“陛下,他其实是位十分鲁莽的年轻人……”罗森博格这句话说的他自己都心虚。

房间里的压迫感刷的一下提高十度,罗森博格眼疾嘴快的把后半句吞回去,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皇帝陛下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在心里为自家总管点了根蜡烛后对萨列里招了招手:“上前来吧,萨列里。请告诉我您对他的意见如何?”

“虽然十分年轻,”安东尼奥·萨列里行礼表示了自己的荣幸,随后慢步上前,“但的确才华横溢。”

听到这句评价的罗森博格闭上眼哀悼地为自己点了根蜡烛——陛下请允许我先行一步了TvT!

皇帝陛下给他了一个同情又感动的眼神——组织上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牺牲!

萨列里大师周身的气场锐利的仿佛刀片片,他转头看了自家好友一眼,冷冽的表情倒是没什么明显变化:“虽然或许会在经验上有所欠缺,但我想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被全屏AOE刀片雨特殊照顾的罗森博格一个腿软坐到了沙发上。

“那就这么定了!罗森博格,一切由你全权负责,先定下首演日期……”皇帝陛下努力给自家总管刷了一套续命BUFF。

“遵命陛下!!”

啊贤明仁慈的约瑟夫二世陛下罗森博格愿意为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您效忠一辈子!!

【萨列里喜好探知实验之莫扎特佐证结论2:永远不要在萨列里大师面前贬低莫扎特的才华!!(红笔高亮加粗)】

#

被萨列里气场大招暴击过的罗森博格哪怕有着皇帝陛下的buff也已经是空血状态,回家闭门谢客地缓了好几天才把辞职的念头从脑海里赶出去。

这不怪他,真的,这种无时无刻不再撩拨死神(简称作死)的高危工种有人能坚持这么多年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好吗。

如果不是心中拯救贵族和宫廷的责任感罗森博格也早就辞职不干了!


总之,罗森博格安安稳稳的裹在厚厚的被子里休养了挺久,缓慢恢复着自己的san值,等到感觉自己终于有勇气进行下一节的实(zuo)验(si)内容了,才从床上蹦起来去找萨列里一起去剧院观看莫扎特关于《后宫诱逃》的排练。


莫扎特最近十分开心,他接到了来到维也纳之后的第一份歌剧创作,而他的朋友斯蒂凡尼又不遗余力的皇帝陛下推荐他的音乐,皇帝陛下甚至定下了十分仓促首演日期——这显然是迫不及待想要欣赏新歌剧的表现。

所以他拿出了最大的热情十分迅速的作完了《后宫诱逃》所需的全部乐曲。

此外,又因为阿洛伊西亚的存在,使得莫扎特十分顺利融洽的融入到歌剧排演的工作中——由于性格的原因,直接面对一大群陌生人时他总会觉得手忙脚乱,而阿洛伊西亚的存在完美的避免了这个问题。

所以莫扎特最近高兴的连走路都忍不住蹦蹦跳跳的,甚至仿佛在不停地往四周蹦小星星。

——尽管蹦跳的身姿依然怎么看怎么少女就是了……


罗森博格与萨列里到达排演场地时,莫扎特正红着脸被韦伯家的二位小姐追得满场乱跑。

阻拦未果的斯蒂凡尼只好绝望的祈祷注重礼仪的萨列里大师今天心情能好一点。

“别跑呀,亲爱的沃尔菲~。”来为姐姐和他送饭的康斯坦斯几步堵到了莫扎特面前,笑嘻嘻的抓住他的手臂不放,“真叫人伤心,我辛辛苦苦来给您送饭,您却连个吻都不肯给我!”

“就是说啊。”阿洛伊西亚小姐姐见缝插针的抓住了他的另一只胳膊,俏皮的眨着眼睛凑到莫扎特的脸颊边,“您这样可真是太不绅士了,我尊敬的莫扎特大师~。”

“不,不行!请您们快停手……我还有工作要做呢!”莫扎特的脸蛋红了个彻底,努力想把自己从两位姑娘的魔爪中拯救出来。

这可是在排演现场!乐队们和高音小姐姐都在一边看着呢!

虽然已经习惯被小姐姐们调戏但,但是这么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也太过分了!!

“有什么不可以的?哦,您是在害羞吗?那么来来来,我们去后台悄悄的……”恶劣的阿洛伊西亚小姐姐嘿嘿笑了几声,和自家妹妹一起强制性拖着莫扎特向黑暗的后台走去。

这,这种羞耻的台词简直……!!

沃尔夫冈·莫扎特先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挣扎,然而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拖入黑暗,然后房间里的人们就听到了莫扎特先生绝望的喊声。

“不!!”


……简直没眼看。

罗森博格先生冷漠的想着,一边拿出了妆品给自己又一次裂掉的可怜的腮红补了补妆。

他下面还得跟莫扎特吵一架,然而积累了几天才好不容易调整好的情绪现在已经完全被这位莫扎特给崩没了。

这特么活脱脱一出强抢少女的剧情啊有没有!!莫扎特你确定你的性别没搞错吗?!你这反应简直是标准的少女模板啊!真正的少女都没你标准好吗!!莫扎特摸摸你自己的【哔——】你这么少女对得起自己的性别吗——!!

罗森博格脑内一阵弹幕吐槽,总算把自己的愤怒情绪找回来了一点。

然后感应到身旁萨列里气场十分愉快悠闲的波动起伏——就好像那位莫扎特先生活泼开心的走路方式,那些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情绪啪叽又一次被崩裂了。

算了。

罗森博格又给自己的腮红补了补妆,面无表情。

人生如戏,全凭演技;死或不死,全看天意。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罗森博格愤怒吐槽ing】


评论 ( 27 )
热度 ( 94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