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flo扎特与米列里(4)

#过渡章,阿洛伊西亚闺蜜出没#

#请自由脑补各位期末考试时的心情#

#话说要不要让莫扎特在阿洛伊西亚的考核中面对一下萨列里呢XDD然后留下一个“虽然气场强大但是人很友好”的印象,然后在《后宫诱逃》排演时完全推翻这个印象“QAQ一点都不友好好可怕嘤嘤嘤QAQ”#

#依然是崩坏向2333#

#章三:有关阿洛伊西亚的声乐考核

安东尼奥·萨列里最近心情不太好。

不过这不能怪他,任谁连续一个周晚上睡觉都会做梦梦到奇怪的东西心情都不会太美妙。

最近每次睡觉都梦到一个长着雪白翅膀的光屁股小孩拿一支小金箭往自己心口扎的萨列里大师揉着额角叹了口气——他的梦甚至还升级了!

一开始只是小天使——萨列里想了想小孩身后雪白的翅膀,拿着一把弓对着自己的心口射出一支金箭,之后变成了对着自己的射出一把箭雨,昨天晚上更加过分的直接抱着一大捆金色的箭枝爬到了自己身上,一根根挨个往自己心口扎!

(隔壁希腊神系一时兴起过来串场的爱神丘比特:这人的心思太难搞了必须得多扎点,不然我好不容易想认真工作赐福爱情最后却出了个BE我面子还要不要了!扎扎扎!)

这带着强烈预示性的梦境让一向虔诚信奉上帝的萨列里不得不认真的反思自己究竟做了什么错事,才让主派出天使对他赐下了这样万箭穿心的惩罚。

(丘比特摔弓:劳资是爱神!才不是那老头的手下!)

然而无论萨列里怎样认真的自我反省都依然没有找到答案——这是必然的,人人都知道萨列里大师是一位严于律己的人。

(丘比特:都说了劳资是爱神!多读读神话故事会死吗!等着吧这次我一定要赐福一个HE出来!)

因此萨列里大师的心情不可避免的恶劣起来,并且有愈演愈烈长期持续的态势。

(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啊大师~)

每日被萨列里大师身上越见凌厉的压迫感洗礼,维也纳的贵族们难得众志成城众口一词的向上帝祈祷:

主啊请赐下一个能让萨列里大师心情好起来的人吧QAQ!!

#

“所以,那位受人尊敬的大师最近心情不好?”正租住在韦伯家的沃尔夫冈停下了钢琴的弹奏,转身看着无比苦恼沮丧的阿洛伊西亚。

“没错,而我恰巧要在最近接受他的声乐审核……哦天,我都不敢想象那将会是怎样一个场景了。”阿洛伊西毫无淑女风范的瘫在了沙发上,发出了仿佛濒死一般绝望的呻吟。

“形象,阿洛伊西亚,”莫扎特离开钢琴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摆正,又整理了一下被她弄乱的发鬓和裙裾,然后给了她一个安抚性的微笑,“萨列里大师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相信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心情影响对音乐的评判……他之所以受人尊敬,正是源于他对于音乐一丝不苟的态度不是吗?”

“你说的没错,我亲爱的沃尔菲。”阿洛伊西亚拿手中的绢扇挑起沃尔夫冈的下巴,美艳而迷人的红唇仿佛在倾吐爱语,但下一秒便咬牙切齿起来,“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的演唱不会出错!”

阿洛伊西亚推开沃尔夫冈再一次地瘫回了沙发上,一脸考试将死的绝望。

好像又被调戏了一次的沃尔夫冈·莫扎特眨眨眼,锲而不舍地继续将她拉起来坐好:“你担心面对萨列里大师的时候会紧张?”

“哦我的沃尔夫冈,不是担心而是一定会!紧!张!而且那根本不是简单轻易的紧张两字所能概括的!”阿洛伊西亚伸手捧住沃尔夫冈的脸,手指还不老实的在圆润的脸颊上揉揉捏捏,这个无情的世界让她只有在逗弄沃尔菲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一丝温暖,“……虽然萨列里大师人很好,但是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可怕了,等你什么时候见到他你就明白了。”

沃尔夫冈的脸颊都被揉捏的泛红,他努力将自己从阿洛伊西亚的手指中拯救出来:“那么……我们不如考虑换一下演唱的曲目?”

阿洛伊西亚猛然抬头看向沃尔夫冈:“你又有什么疯狂的想法了?”

沃尔夫冈·莫扎特阳光开朗的微笑着,看上去乖巧又无辜,完全看不出在他心中会不定时翻涌地各种各样古怪又疯狂的主意:“既然你会担忧害怕……那我重新写一首咏叹调,让你把它们完全唱出来就好啦。”

“……What?!”

#

阿洛伊西亚在第二天就收到了她演唱用的新咏叹调。

“等等,沃尔夫冈,为什么高潮部分没有歌词?”

“事实上是有的,”莫扎特抓抓头发,“只不过斯蒂凡尼先生——我拜托的歌词作者,知道了这首曲子的用途之后就把原本歌词删掉了。”

“斯蒂凡尼先生?”阿洛伊西亚讶异的睁大眼睛,“那位宫廷诗人?”

“对,他很喜欢我的音乐。”沃尔夫冈的微笑里带了点羞涩,不过很快就被他收起来,“斯蒂凡尼说最近萨列里大师的气场等级又上升了,再加上音乐对情绪的层层推进,您唱到最后肯定就记不住词了,所以直接换成‘啊’来模拟尖叫吧。”

“……沃尔菲。”阿洛伊西亚的面色十分复杂。

“oui?”

“记得替我谢谢他……鉴于他让我做好了直面死神的心理准备。”

评论 ( 7 )
热度 ( 98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