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莫萨练笔】酒醉的后果(下)

#感觉情绪递进好像还是有点问题ORZ#
#发糖发糖,再树一个努力摸鱼练笔的旗#
#话说第二天醒来的场景我要不要也写一下……感觉萨聚聚的知乎体里写的似乎已经挺全面的了?#

#
萨列里似乎被吓了一跳,他皱着眉抬起头,作出了平日里常见的阴霾脸色,试图分辨或者吓走眼前这个不知所谓的人。
莫扎特抓着他的右手毫不客气地瞪回去。
萨列里醉的实在是太深了,而且眼里还在不停的流泪,因此除了糊成一片的金色外,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你懂什么!他的音乐……”萨列里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没有成功,只好换成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泪水顺着手臂滑进被洇透的绷带里,变成血珠滴到他的衣服上,“那么崇高……那是他的音乐……是我,是我毁了它……”
莫扎特压抑了一下自己的怒气,拽过萨列里的左手想要给他包扎。
结果被萨列里用力挥开。
“我得去……”萨列里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就往前扑过去,“去……去忏悔,找他忏悔……”
险险接住人的莫扎特被萨列里的体重压得后退了两步,简直要被他气到爆炸:“谁要您的忏悔!我不要!谁爱要谁要!”
萨列里愣了愣:“是……啊,他不要……我也,不会原谅我……”
萨列里又忍不住颤抖起来,努力地想把自己缩成一团。
莫扎特将萨列里扶到床上,抓起他的左臂气急败坏地给他包扎:“您以为您能够毁掉《费加罗的婚礼》?!您在做梦!您根本不可能毁掉它!那是艺术!是音乐!自诞生起它就已经刻在了时间上!它将随时间永存!就凭您还想毁掉它?!哪怕您死掉它都不会被毁灭!”
“死亡……”半蜷着的萨列里恍惚着愣了下,随即靠上床柱轻轻低喃了一句,“地狱是我的归宿……”
莫扎特丢开手里包扎到一半的绷带直接把萨列里扑倒在了床上。
“我不准!!”莫扎特把他的大师紧紧地抱在怀里,只差将人直接揉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气得咬牙切齿语无伦次,恨不能把每一个字母都当成怀里的混蛋狠狠咬碎,“安东尼奥·萨列里!我!不!准!!你做梦!你别想这么容易逃掉!!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这辈子都不会!!你!休!想!”
“我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拿自己的名字发誓!安东尼奥!以后再给你逃跑的机会我就是猪!!”莫扎特怒吼声劈头盖脸的砸了萨列里一身。
但是萨列里没给他丝毫反应。
莫扎特顿时又慌张起来,急急忙忙放开怀里的人查看情况。
萨列里只是睡着了。
在熬夜酗酒和自残后,又经过了这一系列令人身心俱疲的活动,他的大师总算抵抗不住酒精的催眠效果,闭着眼安稳地沉入了梦境。
莫扎特终于松了口气,捡起床上的绷带卷,解开刚刚被他自己弄乱的绷带重新给他的大师进行包扎。
莫扎特低着头仔细又认真地包扎着,将伤口上的绷带一圈圈缠紧,突然很小声地抱怨了一句:“去他的《费加罗的婚礼》……”
“……去他的《费加罗》!”莫扎特又提高音量骂了一声,用力将手中的绷带打了个死死的结。
“这种东西我随随便便就能写出来!要多少有多少!”
“我还能写出更好的!一百部一千部一万部!”
“小夜曲咏叹调交响曲!随便你要什么我一天都能给你写20份!完全不同但一样精彩!!每首都能讨人喜欢!!”
“我他妈还能给你的作品变奏呢!管你音乐多么规整精巧严肃老子就是有办法让它活泼成麻雀!!”
莫扎特越说越生气,声音也忍不住越来越大,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在床上已然安稳入眠的罪魁祸首身上时,冲天的怒火也尽数化成了满腹的委屈。
“您怎么能……”莫扎特看着床上满身狼狈的人,抽了抽鼻子弯腰抱住了他的大师,狠狠地将自己的金发和眼泪都蹭在他的脖子和衣服上,所有地委屈都堵在喉咙里闷成了哭腔,“您怎么能只因为一部《费加罗》,就把您自己弄成这样……”
已经睡着萨列里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不会回答。
莫扎特沉默了一会,又恶狠狠地在萨列里的身上蹭了两下,然后坐起身子赌气似得拿袖子一把抹干自己的眼泪。
“您等着吧……您等着!”莫扎特一边将睡得人事不知的萨列里在床上挪正,脱掉他的鞋子后又在他的脑袋下面塞上一个枕头,一边不停的嘟嘟囔囔,“您害得我这么难过,您看我以后怎么报复您……”
“我今晚来找您明明是来寻求安慰的,结果最后竟然是我在照顾您!”莫扎特又气愤地将被子从萨列里的身下拽出来,然后整个人带着被子一起压到大师的身上。
“您还害我的作品被禁演!”莫扎特又气呼呼地想了想,随即凑到大师的脸颊旁边继续列举他的罪状,“明明我才是受害者,结果您这个幕后黑手竟然比我本人还痛苦!又是酗酒又是自残!”
“真是太过分了!您实在是……罪大恶极!”莫扎特做出凶恶的表情,“我要惩罚您!”
说完就伸出双手摁住萨列里大师的脸颊一顿乱揉,甚至还恶趣味地捏出了几个鬼脸。
想想大师平日里阴沉沉的严肃脸色,再看看被自己捏的超级搞怪的表情,莫扎特总算把自己给逗笑了。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萨列里的脸颊,起身去关了灯,然后毫不客气地掀起被子把自己塞了进去。
莫扎特努力把他家大师全部抱进自己的怀里,就好像是在圈地的小动物,然后借着黑暗的掩护飞快地在大师的唇上啵唧了一口:
“晚安,我的安东尼奥大师~。”

#一个没能写成正文但是我很喜欢的梗:
莫扎特气呼呼地对着呼呼大睡的萨列里做鬼脸:做您的春秋大梦去吧!
(真·春秋大梦2333)#

 

评论 ( 21 )
热度 ( 105 )
  1. 消染Stony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