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莫萨】星星领花

#恋爱脑、ooc与私设属于我,小甜饼属于他们两个#
#肝礼物的下篇然鹅莫名肝出了这个脑洞#
#感觉自己启动了花式甜饼模式肿么办……救命谁来治一治我的脑洞!#

安东尼奥·萨列里有一枚很特殊的领花,是他特地找人定做的。
精细打磨出折射面的黄宝石压在层层叠叠的深蓝色布料中间,看上去就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萨列里很喜欢这枚领花,但是却只戴过一次。

那是萨列里某部新歌剧的首映日,着装时萨列里犹豫了许久,几次将这枚特殊的领花拿起又放下。
但最终那枚领花还是安安稳稳的待在了萨列里的颈间。
出门后,萨列里来到歌剧院做最后一次排演,一路上遇到了许多他熟识的人。
“萨列里大师,您今天的领花很漂亮。”乐团中的提琴手向他行礼。
“很特殊的星星领花,这是您的最新收藏吗?”首席女高音卡瓦列里,他的学生十分好奇的向他询问。
“哦,萨列里,预祝您的首演成功。”达·彭特给了他一个拥抱,“顺便,您今天的领花十分特别。”
萨列里得体合宜的一一回应了他们。
“说实在的,萨列里,你今天的领花让我想起了某个混账小子。”罗森博格朝他点头致意。
萨列里没有回答。

新剧大获成功,理所当然的,在夜晚举行了宴会庆祝。
有更多的人来与他交谈,顺便称赞他的星星领花。
直到某颗真正的星星到来,一瞬间抢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星星和他的音乐再次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宴会的焦点与中心,萨列里便和他的星星领花一起退到了角落里。
劣质的仿造品无法与真正的精品相提并论,这是自然而然的。
萨列里坐在一旁饮着酒,思索着要用什么理由提前退场。
但是那颗星星却忽然凑了过来。
“大师!”莫扎特凑到他的眼前,兴奋的手舞足蹈,在灯火的照耀之下,一头的金发、双眼,乃至他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萨列里,您的新剧真是太棒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表达我激动的心情……”
这应该是嘲讽。萨列里晃着酒杯沉思着。毕竟他便是音乐,又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作品——对比之下格外拙劣的东西而动容?
“萨列里大师?”莫扎特没听到他的回答,歪着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却又被他的领花吸引了注意,“啊,这是您的新领花吗?”
“……是的。”萨列里将空酒杯放下,重新拿过一杯酒,“您觉得它怎么样?”
“太漂亮了,简直就像是星星一样!”
不,明明您才是真正的星星。
萨列里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醉意,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嘴巴不要将上面的那句话说出来,而是捡些无关紧要的话来说:“……您对它十分喜爱。”
“对啊,我甚至想将它据为己有,”莫扎特抓了抓自己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但下一秒便抬起头满是期盼地看莫扎特着萨列里,仿佛是在索要礼物的小孩子,“您可以将它送给我吗?”
萨列里看着莫扎特闪闪发光的眼睛,拒绝的话语不知不觉的改了面貌:“或许……您可以拿您的星星来跟我交换。”
萨列里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不然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莫扎特的眼睛里的亮度在听到他的话语之后又提高了呢?明亮的简直让他无法直视。

“您说的是真的吗?萨列里,我亲爱的大师?”莫扎特眨着一双星辰紧紧的盯着他,让萨列里有些局促的转头躲开了他的视线。
“当然,”萨列里又喝了一杯酒,努力掩饰着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不安感,酒醉后的晕眩让他无法控制的说出一些东西,一些他深深掩埋在心底不敢触碰的东西,“当然,莫扎特。但您必须要拿出您最好的星星来,如果您找不到,或者找错了它,那么就请恕我无法与您交换了。”

没关系。话已出口,萨列里在心底对自己安慰道。我现在喝醉了,等到明天便可以此为借口推却掉。
更何况莫扎特更何况一向都没有自觉,自然也就不会明白……

“那么,安东尼奥!”如今从莫扎特口中掉落的每一个音节都拖着欢快上扬的尾音,争先恐后迫不及待的跳跃着钻入萨列里的耳朵里,“安东尼奥,我现在是您的了!”
萨列里顿时愣住,内心恐慌蔓延,化作了荆棘狠狠缠绕进他的血肉。
“您……”萨列里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一下四周——仿佛他是试图偷窃却被发现的小贼,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和表情,“您在胡说些什么……”
“您不是说要我拿我最好的星星来交换嘛!”莫扎特无辜的眨了眨眼,随后便忍不住欢快的笑了起来,“但是我觉得没有什么会比我本身更加漂亮和闪闪发光了吧,所以我是您的了~!然后作为交换……”
萨列里眼睁睁的看着莫扎特的金发越靠越近,整个人凑到他的怀里来解他的领花,温热的呼吸扑打在颈间,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莫扎特将星星领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宣布:“现在,交易达成!大师,您想反悔也没机会啦!”
萨列里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直接被莫扎特给抱了个结实。
算了。他想——酒精作用下他的思维其实也一片模糊。等明天再说。
后来,人们再也没见萨列里戴过那枚漂亮的星星领花,所有人都为此表示疑惑与可惜。
“您为什么不再戴那枚领花了呢,像星星的那枚?”他所熟识的人都这么询问他。
“没什么,”萨列里不着痕迹瞥了一眼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音乐天才,“只是酒醉后被人强行换走了。”
萨列里有一枚很喜欢的星星领花,但是他却只戴过一次。
因为他用它交换到了一颗真正的星星❤

#小番#
萨列里:莫扎特,您为什么会有拿您自己来交换领花这种想法……
莫扎特:因为我暗恋您呀,我亲爱的大师!我当然会想方设法的把我自己塞给您^-^
萨列里:……
沃尔夫冈·早有预谋·莫扎特:总之,先贴上您的标签,然后借此与您拉近距离,之后再展开追求攻势balabala……
安东尼奥·完美被套路·萨列里:……我现在退货来得及吗?
莫扎特:Non!^v^

评论 ( 16 )
热度 ( 109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