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莫萨】星星的生日(上)

#给小莫的迟到的生日礼物#

#私设莫扎特没和小康结婚#
#恋爱脑、ooc和私设属于我,爱与糖属于莫萨#
#部分涉及宗教相关纯属瞎扯,不要信#

#0
安东尼奥·萨列里是一个十分虔诚的信徒。
他甚至拥有一个由主所赐予的神恩。
#2
在他无比敬爱的恩师下葬后的第三天,他得到了主的垂怜。
主怜惜他的哀恸与信仰的虔诚,赐下了一个神恩。
“我将给予你一个挽救所爱之人的机会。”仁慈的主说,“以你的生命为代价,你的生命将有一半被接续到你所救的那个人身上。”
从梦中惊醒的萨列里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十字架。
他未作任何犹豫,立刻动身前去老师的家中,全然不管深夜造访是多么失礼的一件事。
#3
然而师母拒绝了。
温和慈祥的师母微笑着听完了他的叙述与想法,眼中尚带着逝去挚爱的悲伤,但说出的话却十分严肃,不容辩驳:“不,安东尼奥,你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加斯曼已经入葬了,安东尼奥。他的复活不会被看做是主的荣光,而是来自于恶魔的罪孽。更何况这还要消耗你的生命。”师母伸出双手捧住他的脸,“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将你当做是自己的孩子——没有任何父母会愿意以消耗孩子的生命为代价而活。”
#4
于是那枚十字架便一直被萨列里贴身佩戴,即便十多年过去,依然闪亮如新。
它被萨列里视为自己受到神眷的证明,而事实上它也的确是。
十字架紧紧贴着萨列里的胸口,沉默的见证着他的音乐,他的成功,他逐渐的受人尊敬;而他的内心坚定不移十年如一。
直到突然有一天,萨列里与一个活泼的天才相遇。
仿佛要将这么多年欠缺的所有动摇都补回来一样,喜悦、恐惧、耽迷、卑微、嫉妒……所有的情绪混杂交错着塞满了萨列里的心。
十字架也依旧见证着萨列里私下对天才的所有怒骂与赞赏,见证他为天才铺好陷阱,又隐蔽在夜色中深切的悔恨。
十字架一直被萨列里贴身佩戴着,因此见证着萨列里的一切。
直到萨列里将它从颈间取下,放到即将因为重病而逝去的天才的心口。
#5
萨列里说不清他为什么要来探望莫扎特,但是从他得知了莫扎特病重的消息,脑中便只余了要去见他的想法。
根本挡不住冷风的破旧房门随着萨列里推门的动作发出吱哇的惨叫,萨列里一边踏进屋子,一边觉得莫扎特的生活实在过于落魄了。
根本与他的才华一点不衬。
然而这正是他一手造成的不是吗?
萨列里有些痛苦的皱了眉。他看到逼仄的房间里乱七八糟的摆着一些简陋的家具,地板上散乱了满地的乐谱,而莫扎特则蜷在看上去并不保暖床枕间昏睡着。
孤零零的一个人。
萨列里喘了口气,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心口,仿佛瞬间有巨大的疼痛袭来。
从门缝中露进来的冷风让萨列里轻轻打了个颤,他冷静下来,来到床边解开厚实的外衣盖在已经漏出棉絮的薄被外面,然后弯下腰一张一张的将地上的乐谱捡起,并尝试着将它们按照顺序排列起来。
他成功了,同时再一次的陷进莫扎特所带来的宏大的音乐世界。
直到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才恍惚的清醒过来。

“……安东尼奥?大师,是您吗?”
再次从混沌的梦境中挣扎过来的莫扎特看到站在自己床前的人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们实在是太久没有见面了,虽然莫扎特总会想方设法的去听萨列里指挥的每一场歌剧,但终究不算是真正的见面。
然而萨列里并没有回答。
于是萨列里便看到莫扎特眼中的星光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逐渐泛上来的泪花。他抽着鼻子轻轻咳嗽了几下,十分委屈的把自己往被子里缩进去,话语喑哑而虚弱:
“为什么就算是在梦里您也不愿意理我……”
“您在说什么?”萨列里打断了他的话,将手中整理好的乐谱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声音和动作似乎依然沉稳,“您实在不应该将这些珍贵的乐谱乱丢。”
“这不是梦……萨列里大师您来看我了!”莫扎特的眼睛顿时又有了光彩,仿佛夜空最璀璨的明星,他抓着被子和萨列里的外衣探出头来兴致勃勃的看着萨列里,“您说这些乐谱珍贵,您喜欢吗,这首曲子?”
萨列里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是的,这是很棒的曲子。只可惜您还没有完成……”
萨列里转头在屋子里看了看,仿佛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于是他越过木床走向旁边的桌子。
这个屋子的空间实在太逼仄了,桌子与床只隔了不过三步,板凳更像是摆在床边的一般。
“这是安魂曲……”莫扎特终于发现了萨列里的外衣,他将手探出被子抱住它,然后满足的叹了口气,“是死神向我约的曲子,写给我自己的安魂曲。”
萨列里落座的动作僵在半空。
“只不过……萨列里,这首曲子我写不完了。”莫扎特的情绪又低落下来,他抽了抽鼻子,喉咙里隐隐约约地翻滚着咳嗽声。
“……请不要这么说,您会好起来的。”萨列里握紧拳头,继续坐到凳子上,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和声音维持平稳。
然而这番努力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蔓延的痛苦在萨列里的身体中翻滚不息,他的眼睛与面容也因此透出了痛苦的色彩。然而萨列里却完全找不到痛苦的源头,仿佛这痛苦产生于他的灵魂。
“您是在为我悲伤吗?我可真高兴……”莫扎特连续不断的咳嗽着,依然努力地向萨列里微笑,“但您不必如此,死亡是每个人都必经的过程……只是可惜,难得能有您喜欢的曲子……我却没办法把它写完了……”
35岁!
他才35岁!
他是天才是星辰是那样美妙的音乐,却只有短短35年的生命!
“我不喜欢这首曲子!”萨列里终于无法再维持表面的冷静,抬起双手捂住了脸:“求您不要说了……您的曲子,您所有的曲子我都喜爱,您的音乐无上崇高……”
莫扎特眼神又亮了一下,他眨了眨眼,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轻快一些。:“您这并不是为了安慰我,对吗?虽然您可能会生气,但我还是要说:大师,您可真是太别扭啦。”
萨列里捂着脸摇了摇头,几个模糊不清音节被他咬在齿间,无法辨识。
莫扎特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断断续续并且十分虚弱,但却是货真价实开怀的笑。他甚至轻轻的哼唱了几句小调:“如果死是必然,我要在我的墓碑刻上:我们的欢声笑语,嘲讽了死神,愚弄了时光。”
“我实在是太开心啦,大师。尽管这么说不太合适,不过知道您真实的心意,我即便现在死亡也没有遗憾了。”莫扎特枯槁瘦削的面颊上又绽出了光彩,却仿佛玫瑰凋零时最后的芬芳。
萨列里却忽然冷静下来了。
“请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您一定会好起来的。”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稳。他走到床边将莫扎特的双手塞回被子里,然后将被莫扎特抱成一团的外衣重新展开给他盖好,“您该睡一觉休息一下,或许明天醒来您就会好转了。”
“您要离开了吗,萨列里大师?”病重的莫扎特声音又轻又弱,掺杂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委屈,仿佛猫咪的爪子不停的挠在人的心上,“您可真是太狠心了……”
让萨列里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不,”萨列里缓慢但坚定的说,“您的状况太差了,我会在此照看您。”
莫扎特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前情交代完,下篇准备放飞自我XD】

评论 ( 14 )
热度 ( 72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