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法扎莫萨/知乎体】有一个闷骚的恋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新人拜坑拜tag……ORZ#

#不要问我18世纪怎么上网刷知乎的……可以架空一下英灵殿设定?就是……莫扎特和萨列里死亡后灵魂都去了英灵殿之类的,然后英灵殿与时俱进的现代化了……别打我ORZ#

#问问题的是隔壁的锤基组,因为没啥描写就不打tag了#

#OOC属于我#

【知乎体】有一个闷骚的恋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题,我的恋人性格别扭又傲娇,不论发生什么都喜欢闷着不说,生气了不说高兴了也不说,心思还特别敏感,动不动还喜欢拿小刀捅我肾,呃每次和他相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请教一下各位有没有相关的经验。

----

Mozart (自由是音乐的灵魂√)

谢邀w。

说起这个我肯定是最有发言权的!咳,等我整理一下语言,每次谈到大师我的脑子里就有好多话争先恐后的想往外跑,结果都挤在嘴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

我的大师是一位典型闷骚,每天每天都是衣着装束一丝不苟,举止礼仪一丝不苟,表情言谈一丝不苟。天天板着一张脸也就算了,但如果说他面对别人时偶尔还会有得体合宜的微笑,面对我的时候就连一点笑容都没有了QAQ面色也更严肃的近乎面瘫,而且常常故意躲开我,搞得我很长时间里都以为大师他很讨厌我QwQ让我泄气了好长时间。

后来在一起之后我控诉他这一点,他很有些苦恼的跟我说“那是因为我要将大部分的精力用来克制自己,莫扎特,直到现在,面对您依然会让我觉得无所适从。”

!!猝不及防的大师的表白!!大师这么严肃沉稳的人面对我竟然会觉得失措!这简直是我听到的最可爱的情话了!!

巨大的惊喜之下我没忍住直接扑上去和大师深度交流了。

……然后被害羞的大师赶了出去三天没让进门,QwQ委屈极了。

咳,言归正传,当我认识到我的大师是一位不肯说实话的别扭人士之后我就养成了观察大师小动作的习惯,然后我发现我的大师别扭起来简直可爱到爆炸!比如他明明很喜欢我的音乐却非要摆出一副“还可以吧但是不够打动我”的样子,但是他不知道他亮闪闪的眼睛已经把一切都暴露了哈哈。如果追问他有哪里不足还可修改,大师就会强自镇定的紧紧捏着乐谱说“音符太多!”。我总是会被大师的别扭逗笑,但是大师看到我的笑容就会变得更紧张,然后匆匆忙忙离开连乐谱都忘了还给我。有一次大师沉浸在音乐里没来得及回神,喃喃回答了一句“没有什么可修改的”,然后又忽然反应过来连忙给自己的失言补救,说“这种乐曲没有修改的价值”,之后扔掉乐谱转身就走,仿佛怒气冲冲的样子,但是头发下面的耳朵尖都红透了哈哈哈哈。

而且后来我在大师的琴房里发现了那本乐谱的抄本,几乎要被翻皱了←v←

啊还有,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别扭人士都是这样,但是大师对直球好像特别没辙。没有什么是直抒胸臆和告白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一个撒娇,如果还不够,那就再来一首即兴乐曲。【请自由脑补一边弹琴一边眼巴巴看着萨列里大师的莫扎特】基本上这三样之后大师就会进入掉线模式,具体表现为别扭程度下降与有求必应。

然后重新上线之后的大师就会把自己关在书房or琴房努力工作试图让自己冷静。

这种时候我总是忍不住会去打扰大师,害怕大师会再钻回牛角尖里去。

因为我的大师曾经有过很丧很崩溃的状态……和题主的恋人一样喜欢拿小刀捅人。

但是我的大师捅的是他自己啊QAQ!!!

……好吧也不算是捅……但是……总之你们能体会到我发现大师手臂上三道狰狞血口时的心情吗!我的沉痛悲伤就算写一百一千首咏叹调都表达不完!!然后当时喝醉的大师还满脸是泪的说他是罪人要向我忏悔,一边说一边还想去抠伤口!!

我一边要为大师换被血洇透的绷带一边要想办法拦住大师想对自己二次伤害的手,耳边大师还在乱七八糟的一会赞美我和我的音乐一会忏悔罪行,搞得我的脑子里也一片乱糟糟的。

我一会想着难怪我的新剧被禁演了原来是这种原因,一会又想啊原来大师对我的评价竟然是这么高的吗,然后又气愤地觉着大师只因为这种事情就伤害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还能怎么办啊,还不是要原谅他!

我的确对大师联合别人一起挖坑让《费加罗的婚礼》被禁演这件事很生气,因为那部剧的确是很棒的作品。但是大师竟然因为这件事自残!这件事才是真正让我气到爆炸!!

我对我的音乐有信心,所以我十分确信,对于《费加罗的婚礼》,禁演只是一时,未来终究还是会被人重新拾起。

音乐不会被时光冲刷,但是大师您却只有这么独一无二的一个!

而且,而且,明明我才是受害人好吗!您的计划明明都已经成功了为什么大师您还要去自残!!

简直越想越气啊!!

于是我没忍住向大师发了火,大吼大叫的那种。

而在我生气发火之前,大师已经因为酒劲上涌在床上安静地睡过去了,睡得人事不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开什么玩笑,对着平常的大师我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发火好吗,更何况大师现在把自己伤成这样←_←

发完火之后坐到床边看着大师的睡姿,没忍住伸手捏了捏大师的脸,结果又忍不住想笑了。

【emm……有,有人想继续看吗?】

评论 ( 21 )
热度 ( 128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