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素风】石刻匠(芙蕖篇)

#借梗:恋爱原石#
#单元短篇·芙蕖篇#
#素风#

苦境之中有一家十分特殊的石刻馆。
这家店铺的所在并不固定,有时店铺在热闹的街市中,有时又出现在荒郊野迹。
但无论处于何方,店铺总是会迎来客人。
这里雕刻的是意外身死之人心中的思慕情意所结成的心石,内中凝结着主人的情思与部分记忆。
生前的心意越被对方珍惜,死后结成的石头就越漂亮珍贵;反之若是被弃如敝履,那就跟路边的石头没什么两样。
通常时候,石刻馆的老板会将心石上的浮灰石壳剥去,雕成一个漂亮又合适的形状,以便客人随身携带。
但偶尔也会有例外。
#
老板坐着藤椅倚在店铺的门框上,被店铺带着在时空之间游离。
天上的日头正好,晒得人整个暖洋洋的,让老板也有点困顿,合上了眼想打个盹。
然而却不知从何处突然飘来了一阵莲香,老板浑身一个激灵,瞌睡虫顿时被吓跑到不知哪里去了。
“久不能见,老板依然如此闲逸,让素某颇为欣羡。”
一道人影随着行走逐渐自虚空中凝实具现,拂尘绕手行了一礼,音容温文柔和,带着些掩不去的疲倦风尘。
一向开门迎客笑脸待人的老板却有些不待见这次的客人,抬着眼皮瞧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来人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声。
毕竟是他坏了人家的规矩在前,冷眼相待已经很客气了。
来人便只好又深行一礼,低声恳求道:“一别经年……还请再宽宥素某一回。”
老板终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闭了眼把头歪到一边去:“位置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找去。”
来人于是松了口气,抬步向店内行去,荷绣精妙的衣袂轻扬,带起几分急切。
倚在门框上的老板闭着眼,眼前却仿佛看到了各种画面光怪陆离反反复复的闪个不停。
全都是素还真那一双眼,耽沉红尘,不得解脱。
老板的眼睛又开始疼了起来。

素还真再从店铺里面出来时,手里面就多了一块石头。
十分圆润的石头,似玉非玉,似石非石,恰好能被素还真完美的握在掌中。
素还真拿着石头从内室的布帘后走出来,熟练的将一把藤椅搬到店铺门口老板对面坐了下来。
阳光落在素还真的石头上,有光华逐渐闪烁开来,在石头上勾勒出了玉色花纹。
一朵白莲,亭亭如真。
素还真看着石头与花纹,眼前便恍然又见到了那抹窈窕倩影,又听到了那道惊艳的琴声。
心石携带着主人的情思与部分记忆,这块石头则凝结着当年不夜天七日夜,素还真与风采铃谈文辩艺,相知相思的那段时间。
素还真阖上眼安心回顾着那段记忆,手中石头光华润泽,将风采铃的情思心意源源不断传到他的心间。
仿佛二人又在过去的不夜天中重见。

一般来说,老板的店铺只负责心石的雕刻。但斯人已逝,若石头持有者找了别人,不想再留着这块石头,老板也会把石头买下来,给心石与持有者两方解脱。
但是素还真却不属于上面两种客人分类。
他手中的石头老板不曾雕刻过,而且自己分明心头难舍,却又强行将石头留在了店里。
老板揉了揉太阳穴,终于将眼睛的不适压制住,微眯着眼看向一旁的素还真:“你这次把石头带走吧?”
素还真重新睁开眼,闻言面色有几分变化,但最终还是恢复了温润平静,带着些歉意和惭愧说道:“恐怕还是要麻烦老板。”
一双眼眸苦色愈重,痛意更沉;越明悟,越执迷,越看透,越沉沦;岁岁年年,刀斧并身。
老板赶紧低下头揉搓着自己的眼缓解眼部的不适,对素还真更加不待见:“说了多少次我这儿没有寄存业务,你是都当耳旁风是吧?”
“素某无奈……还望老板体谅。”
“体谅个屁!我给你说了这种石头很坚固,你不死不变心石头就不会碎,你死活不信,你是怀疑我的业务能力怎么着?!”
“素某长年奔波,不便携带……”
“那你倒是让我给你雕一下啊?死活不让我雕刻还非得放我这儿,你说你到底图个什么?我雕了这么多石头见得大佬也不少,就没见过你这样拧着的!”
每次来都得惹老板生气的素还真苦笑着摇了摇头,最后再看一眼,便将手中的石头交到了老板的手里,随后端着拂尘行礼致歉:“先生息怒……素某这便告辞了。”
“赶紧滚蛋。”
老板不耐烦的挥挥手,转身走回了铺子,重新漂流进时空之间。
被留在原地的素还真于是身体一轻,逐渐回归到现实空间。
“素还真?”赦天琴箕一身赤红,眼中深藏的是素还真惯看的警戒与另有所图。
“是琴箕姑娘,”素还真拂尘搭肘,环顾四周,面上几分疑问,“嗯?弦琴无上宴结束了吗?”
“琴宴已经结束。素还真,你方才去了何方?”
“素某不曾离开。”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