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双邪/吞雪】石刻匠(魔之篇)

#借梗:恋爱原石#
#单元短篇·魔之篇#
#思考下一篇写什么cp#

苦境有一家游走在时空之间,专门雕刻某种石头的石刻馆。
这种石头是一种奇特的心石,由意外身死之人的思慕情意所结,会凭空出现在所思之人的身周。
其中带着部分主人的记忆思绪,可被所思之人感知。
但由于体积原因,很容易会被人所忽视。
#
在某个不知名的所在,石刻馆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老板看着客人手中的石头,看了很长时间,才笑着抬起头:“这块应该不是你的石头吧。”
红发的魔人将石头放在老板的工作台上,解下自己身后的剑坐到椅子上:“自然是我的。”
老板嘿了一声,带着笑意摇摇头,重新靠回椅子里:
“恋爱原石——也就是我雕刻的这种石头,质地有些特殊。生前的心意越被对方珍惜,死后结成的石头就越漂亮珍贵;反之若是被弃如敝履,那最后结成的就跟路边的那些石头没什么两样。”
“这种石头算是某种执念的具现化。只要所思之人尚在,这股执念不散,石头就坚不可摧。而你这块石头……”
老板指了指桌上的那块澄碧如翡翠,却满布裂痕的石头,叹了口气:“裂成这样,里头的执念明显已经散了。”
“可吾尚在。”对面的魔人扬了扬赤红的眉梢,漫不经心地反驳,“若非吾所有,此石吾又从何得来?”
“汝既为石刻匠,便只刻石便可,何须追究其它。”
老板被堵了一句,也不生气,依然是笑呵呵的样子:“这种石头质地特殊,我能雕它是取了巧。尚且坚硬的心石,我能顺着纹理雕出形状;这种没了执念的石头我再雕,恐怕就直接化散消失了。”
“你雕便是。”
红发的魔人面容上依然没什么表情,抱着剑向后靠上椅背,无动于衷。
老板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还是将工具箱拿了出来,一边打开一边感叹了一句:“你现在特别像是一个赌徒。”
“哦?”对面的魔物闻言又挑了挑眉,仿佛是有些趣味,却依然不曾入心。
毕竟是魔这种东西,哪里能够有心呢?
曾经的魔界先锋阖起眼,漫不经心地想着些往事。

老板思考着那块石头,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锋面最小最细的刀。
取了刀,老板便拿起石头,皱着眉看了好一会,方试探地下刀。
刀尖刚触,便有一块石片崩落,在半空化作了纷纷扬扬的碧翠光尘,散落消逝。
魔物却似乎忽然间有了好奇心,睁开眼看向老板,眸含探究:“你非苦境之人。”
老板笑了一声,又落一刀:“我的店铺游离在时空之间,可以这么说。”
“你之能为,十分殊异。”魔物移开了目光,懒散的打量着店铺中的内容,“能够雕刻执念之物,吾颇为好奇。”
“人的执念,说白了都脱不开七情六欲,”老板将手上的石头倒了个面,眯着眼继续下刀雕刻,“心石既然是七情所结,那就也得用七情来雕才行。”
老板手中的刀落得越来越快,在空中扬起一片莹莹光尘,如梦似幻。
“吾若只观你眼,会错觉是许多不同之人,”红发魔人扫了眼老板手中的刻刀,刀下的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小,低沉的音色有了几分变化,“你之双眼,不独属于你。”
“我借来了七情,那总得回报点什么。”老板忽然笑起来,乐呵呵地磕了下手心里的石头,“行了,不用再找话题了,你赌中了。”

剥离了所有的碧玉翡翠,最后剩在老板手中的,是只有拇指大小褐色石子,上面稍稍沾着点绿,仿佛是生了苔藓。
红发的魔人便不再说这些话题,只认真地看着那块石子,忽然低声一笑:“吾讲过,这是吾之心石。”
“你这块石头埋得深,连我也看走眼了。”老板将石子上的棱角磨平,拿了把锥子小心的给石子穿了个孔,“我刻了这么多石头,这种石里藏石的还是第一次见。”
“我估计你们的故事也得和这石头似的,曲折地少见。”
老板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卷绿色的丝线,手如穿花般编织出了一枚指环,将石子嵌了进去。
老板将指环递给魔人,随后重新靠回到椅子里,笑呵呵的眯起眼:“刻石的规矩,越不值钱的石头越贵。你这块,承惠一千金。”
红发的魔人于是在工作台上留下一个布包,之后便戴着指环离开了店铺。
前路茫茫,魔人漫不经心地走着,耳畔,依稀有故人的疑问声在不停回响。
“……为什么,你是一剑封禅?”
“……为什么,你是吞佛童子?”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