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奉天逍遥】石刻匠(逍遥篇)

#借梗:恋爱原石#
单元短篇·逍遥篇#
#糖?刀?我自己都分不出来了orz#

苦境中开着一家石刻馆,专门雕琢一种恋爱原石。
这种石头是由意外死去的人心中存留的思慕情意所化,由执念牵引,凭空出现在所爱之人的周围。
由于体积的原因,也容易掉落到不起眼的地方,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这石头是由思慕所结,其中带着部分主人的记忆思绪,可被所念之人感应得知。
除此之外,这种石头还有一种十分有趣的特性。
人若生前思慕得还,情念有偿,石头便会光华璀璨形若珠玉;若是苦爱不得,深情多伤,便会结成廉价顽石,一文不值。

#
“我这个店铺不是固定的,而是在时空之间随意漂流。”正懒在椅子里在店门口晒太阳的老板拢着袖子,微眯起眼将来人打量了一下,脸上带着些和气闲散的笑意,“我的生意与众不同,所以店铺也有点特殊的地方。”
来人的手中拿着一本书,身上带着些端肃的气质与久居高位的威严,眼底尚有悲伤的余韵,警惕心却不曾放松。
老板也不在意,笑着去店里拿了把椅子。
这场红尘滚滚,向来只有风霜摧人与刀剑逼命,身在江湖逐浪随风,能够用来悲伤的时间实在没有多少。
“我泡的茶想必你不会喝,我也就不费事了。”老板如同闲聊一般坐回椅子,轻轻叹了一声,明明是笑着的,落入人眼却总勾起心酸。
一双笑眼看过了太多沧桑世态,所能倒映出来的,也便总是风波征尘。

来人皱了皱眉,仿佛心底权衡了一番,便在老板的对面落座:“阁下寻吾何事?”
“不是我找你。”老板稍微仰起脸想了一下,仔细思考着措辞,“你身上有块石头,是它和你一起把我找来的。”
对面一身端严的人沉寂下来。
君奉天不由自主的按了按心口,层层衣料之下,有一枚十分坚硬的东西,是他在仙脚接到天迹之时,凭空出现在他的怀中的。
君奉天小心地将怀中的东西拿出,发现是一枚宝石原石。
大半部分灰蒙蒙的,仿佛是还包在石壳里,但露在外面的则是如天海一般璀璨通透的蓝色。
“就是这个。”老板笑得很是开心,伸手拿过原石轻轻吹了吹,原石上的石壳便如灰尘一般被逐渐吹散抹去。

“这是你心里念着的那个人留下的东西,里边结着那个人的情忆游思。”
老板边说着,边将宝石对准太阳看了看。阳光之下,整个宝石都开始莹莹发光,在桌面上留下一片波光粼粼的蓝。
“算是某种执念吧。你拿着它也能感应到一点东西,比如那人记忆情感,或者他心底的遗憾之类的。”
石头入手沁凉,拿的时间长一点,便觉思维清晰,是宝石中少有的能够清神凝心的好东西。
老板脸上的笑意愈发开怀,更多了些欣慰:“好啊……我琢了这么多的石头,能够像这块石头一样漂亮的,寥寥无几。”
“我知道像你这种大人物一向事物繁忙,我尽量快点做。”
君奉天神色微动,仿佛是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不曾开口。
老板从自己椅子底下拿出工具箱打开,对着阳光看了看宝石内部的纹理,便挑出了一把刻刀,十分迅速的在宝石上雕琢起来。
许多细碎的碎片便由老板的指间洒落,在半空逐渐化作了光尘,消失不见。
君奉天坐在一边看着老板的动作,看着那些光尘,眸光微微颤动。
多年克己自律,向来稳若山岳的面色逐渐变化,君奉天眼帘微阖,遮去心底悲郁。
老板手中的刻刀上下翻飞,沿着纹理削去了多余的棱角,宝石便有了粗糙的形状。
仿佛流云,又似如意。
老板又从工具箱里拿了条流苏束上,便将宝石塞回了人手里。
“好了。”
宝石入手,眼前忽然闪过了许多少年往事。
少年时的自己,少年时的玉逍遥,恣肆意气,嬉闹胡为。
君奉天片刻怔然,忽然又听到了玉逍遥的歌声。
是少年时还带着蓬勃朝气的嗓音,带着点欣悦,唱着当初二人合写的歌毫不顾忌地回响在他的心底。
君奉天不由看向老板,老板收拾着工具箱对他笑了笑:“感应到什么了?”
君奉天摇了摇头:“不知此番价钱几何?”
将工具箱放回去,老板拢着袖子重新窝回椅子里:“这一行有个规矩,越漂亮值钱的石头越便宜,你这块石头是个宝贝,不要钱。”
君奉天沉默了片刻,向他道了声谢,便转身继续向着江湖行远。
老板眯起眼睛晒着太阳,店铺带着他陷入下一站时空的瞬间,隐约听到了一阵歌声。
是那位远去的法儒阁下的声音。
“何惧魔浪滔滔,云海一笑,神谕正法仗义,奉天逍遥……”

评论 ( 12 )
热度 ( 53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