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拂樱】石刻匠(枫之篇)

#借梗:恋爱原石#
#单元短篇#

#枫之篇#
苦境之中新开了一家石刻馆,专门雕琢一种恋爱原石。
这种石头是由意外死去的人心中存留的思慕情意所化,由执念牵引,凭空出现在所爱之人的周围。
由于体积的原因,容易掉落到各种不起眼的地方,不太容易被人发现。
这种石头是由思慕所凝,其中带着本人不曾出口的情感思念与杂绪游思,若是被所爱之人执起,便会将这些当初不曾出言的遗憾一股脑的说给他听。
#
“这种原石质地坚硬,不易破损,而且还有一种十分有趣的特性。”
“人若生前被思慕之人优待,情思有偿,石头便会光华璀璨形若珠玉;若是苦爱不得,深情多伤,便会结成廉价顽石,一文不值。”
石刻馆的老板停下刻刀,拍了拍手上的残灰浮渣,拿起手中正在雕琢的石头对准了太阳,阳光照耀下,将深紫玉质中的杂质一一展现在人的眼前。
老板笑了一声,拿起刻刀继续雕刻:“懂行的人,看一眼这块石头,就知道当初你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
安静坐在老板对面看着他工作的哑巴嘴唇动了动,死寂的眼神里终于多了些别的什么。
“你还别不信,”老板眯起眼操纵着手中的刻刀,在原石上勾勒出一道又一道纹路,仿佛枫叶脉络,“你手里的石头是块好玉,就说明你对这个人也有情意,但玉里的杂质太多啦……”
老板叹了口气,把手中已经成型的紫玉枫叶浸入水盆洗净:“这说明你和他的心意都不纯,心里都还惦记着别的东西,伤了这段情。”
对面的人纹在眼角的黥纹轻轻颤抖起来。
“也没办法,这世上的东西太多了,总有那么一些,是得排在这些情思之前的东西。”
老板拿出一些丝绳让他挑,一身墨绿色的人犹豫了一会,选出了一条樱花粉。
老板的手很巧,很快便拿这条丝绳与刚雕好的紫玉枫叶给他结了一块玉佩出来。
“斯人已逝,可活着的人总得过下去。你如果哪天找了别人,不想再要这块玉佩了,可以再来我这儿卖掉,我收这个。”
对面人点点头,伸出手沉默的将玉佩接过来。
入手瞬间,枫岫那道儒雅闲逸的嗓音便又在耳边响起,絮絮地说个不停。
“……许久未见,好友真是愈发粉嫩可爱。”
“比起小免,枫岫其实更想要好友你的定情信物。”
“哎呀呀,才见面就有投怀送抱的福利,当真令枫岫颇为窃喜。”
“好友腰部的手感……咳,不能乱想不能乱想。”
“好友是佛狱卧底?!下手真狠……”
“……或许另有内情?拂樱……”
“……这次恐怕要死在这儿了,若能再见好友一面……哦,忘记如今吾都已经瞎了……”
“好友来看吾了?……嗯,得想个办法让好友记住吾……”
“好友拂樱,吾不恨你,吾原谅你。”
“好友拂樱,吾心悦你。”
当初佛狱中心狠手辣战无不胜的侯眨了眨眼压住泪意,起身向老板告别。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