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番外】风姑娘和鬼先生

#附送番外:太黄君的出家之路#
太黄君遇上灵异事件,总觉得心里有点慌。
而且还有点担心风姑娘。
于是他去找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道长。
这个道长是真厉害,当初他有幸围观过道长除鬼,老大一只煞气腾腾的怨鬼,道长一拂尘过去给抽没了。
道长:嗤,敢挡我道,什么玩意。
道长性格十分的超凡脱俗。
说白了其实就是不太好相处。
不好相处的谈道长看了来人一眼,抱着茶缸窝在沙发上动都懒得动:遇上事了?说说吧。
没人招待的太黄君只好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开始讲。
谈道长听完他第一句话就喷了:咳咳……你说你追求的姑娘叫啥?
太黄君:风采铃,风月的风,采莲的采,铃铛的铃。名字好听,人也又美又有才气,我……呃,怎么了?
太黄君感觉道长的看过来的目光有点诡异,好像在看什么稀奇的东西。
谈道长真心实意的感慨:真难得啊。
敢下手撬素还真的墙角,少年你很有勇气啊!
谈道长:没事你继续。
太黄君:……虽然风姑娘拒绝我很多次,但我实在是放不下……所以前几天我去向风姑娘求婚了。
谈道长惊呆了。
太黄君顶着谈道长越来越诡异的目光艰难的继续往下说:呃……但是我求婚时……
谈道长:行了你不用说了。
太黄君:道长你知道我遇上什么了?
谈道长沉默了片刻,十分的语重心长:我原本想让你去云渡山求个签,现在那个签估计也没用了,我给你两句批言吧。
太黄君:……道长请讲。
谈道长:有一故人叼似汝,如今坟草两丈五。
太黄君:∑(❍ д ❍ lll)
道长!不要轻易就放弃治疗啊喂!!
#
谈道长:知道盯上你的那只鬼是谁吗?
太黄君:……
谈道长:知道那只鬼生前多叼吗?
太黄君:……
谈道长:知道所有盯上他以及被他盯上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吗?
太黄君:……道长你别说了,我我我还有救吗QAQ
谈道长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一会:也不是完全没救,还有一条路看你愿不愿意走了。
太黄君:……这根本就不是我愿不愿意走的问题吧!
谈道长:佛道两家二选一。
太黄君:……???
谈道长:出家吧。
太黄君:……等等?!!
谈道长:世上最大的仇恨是什么?
太黄君:……杀父夺妻弑子。
谈道长抱着杯子老神在在:你试图撬走素还真的老婆,你说他会不会放过你。
太黄君:……我这不是还没成功嘛!QAQ
谈道长凉凉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你能活着回来是什么原因?
太黄君想了又想。
太黄君还是有点不甘心: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比如把素还真收了之类的?
谈道长茶缸一放开始赶人:爱信信,不信滚,别打扰老子飞升!
#
谈道长看了看离开的太黄君,掏出手机给素先生打电话。
谈道长:搞定了,太黄君估计回头就得去出家。
素先生:有劳师弟啦=w=
谈道长:少来,以后这种事你别来找我,烦。
素先生:师弟,多劳动有利于身体健康。
谈道长:你既然这么说,那不如改天把嫂子介绍我认识一下。
素先生啪叽就把电话挂了。

评论 ( 5 )
热度 ( 48 )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