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未眠

【罢余十杯愁和酒,千秋明月照高楼。】最近爬墙法扎莫萨,霹雳圈应该不会再有掉落了……应该。

【霹雳团子】苦逼阎达的奶爸日记

#这是结局篇#

#其实正文还没写完,但莫名奇妙的就先把结局写出来了orz#

#不过反正正文也就是四只团子熊阎达的故事,写不写都不影响结局观看,于是先把结局放出来好了。#

(终)

重出后的波旬三体比正道想象中的更能折腾,叛变革命+谈恋爱+养团子,直接把欲界的反派画风给崩到了异次元。再加上当时各色的反派组织和阴谋者的层出不穷,于是相比之下危害降低的欲界在正道待处理名单上的排位就不停延后。

但再怎么延后,天命也有个尽头。

阎达逐渐变得忙碌起来,离开欲界的次数和时间不断增加,而且不肯带上莲花团子,无论团子怎么撒娇耍赖魔音灌耳都不管用。

后来阎达终于忙里偷闲地回了次欲界,找了处小院子把团子的本体莲花移栽了过去,之后便又匆匆忙忙地离开,走时还不忘叮嘱团子认真学习《一哥手册》。

留意到空气中残留的凶戾血气,莲花团子隐隐有了点不妙的预感。

然而就算他知道一些东西,身为一只团子他也根本没办法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是每天守在门口望眼欲穿的等自家奶爸回来投喂。

“奶爸!你终于回来了!!”

刚刚进门的阎达手忙脚乱的接住几乎是砸过来的团子,脸色不由泛黑:“说了多少次本座不是奶爸!”

“哼!”莲花团子撇撇嘴,一边在自家奶爸怀里蹭来蹭去,一边不忘控诉他的不良行径,“奶爸你竟然将劣者自己丢在家里!还丢了这么长时间!没人投喂劣者都要饿死了!!”

“就知道吃,”阎达颇有些愤愤地戳了戳团子的脸颊,一脸怨念地抱着团子开始往厨房走,“本座辛苦养你这么长时间,结果就养出个吃货!”

然而就算再怎么抱怨,团子一喊饿还不是老老实实地跑去投喂╮(︶▽︶)╭。

莲花团子对阎达的怨念一点不当回事,甚至十分的喜闻乐见:“奶爸奶爸,我要吃小蛋糕!蓝莓果酱夹心的那种!”

“不行!”

“为什么!”莲花团子用力拽着阎达的两缕头发抗议。

“你要减肥!”阎达皱着眉,又把团子往上托了托,“本座都快……咳,抱不动了。”

午后的阳光正好,明媚灿烂,阎达抱着团子行过小院,却仿佛是走在另一个空间,地面上不曾投射半分阴影。

窝在阎达怀里的团子倒没觉出什么不妥,依然一心一意的在为自己的下午茶抗争:“QAQ奶爸你嫌弃团子胖!!”

“哪里嫌弃你啦?不正要给你去做下午茶!”

“那我要吃蛋糕!就要吃嘛!!QAQ”

阎达有点无奈,然而头顶奶爸光环,就算脸色黑的再好看,一对上泪眼朦胧的团子依然得兵退三千里:“做蛋糕太花时间了,本座留不了那么久。”

闹腾中的莲花团子陡然安静下来。

觉得团子的反应不太对,阎达赶紧想办法哄他:“你不是喜欢珍珠奶茶?本座今天给你做那个。”

团子沉默的把自己埋在阎达怀里,半晌,才闷闷出声:“再加一碟花生糖。”

“成成成,你在这等着,我这就去做。”

莲花团子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子上无聊的等了一会,隔着窗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地给他弄下午茶的阎达,突然跳下桌子跑去了小池塘。

池塘里面种着一朵白莲,是莲花团子的本体。

莲花团子爬上荷叶坐好,看着面前那朵盛开的莲花,怔怔地发呆,看上去可爱极了。

莲花团子虽然只是团子,但是智商并没受到团子体型的限制,这点从他熊阎达的各种案例中便能够看出来。

所以他其实知道很多事情。

包括他的来历,包括三只书团的去向,包括阎达的状况——

更甚至,包括祸棺祭。

团子伸出手摸了摸白色的莲花瓣,小嘴唇抿的死紧。

天道之下,命有凋零。

半个时辰后,阎达端着团子的下午茶从厨房出来,看着双眼闪亮盯着他手里吃食的团子,莫名地觉得心底不爽,于是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后,二话没说一指头过去把团子戳了个跟头。

团子爬起来后怒气冲冲的咬了他一口,却因为阎达手上老茧太多,没能咬动。

于是团子只好化悲愤为食欲,恶狠狠地消灭着桌子上的食物。

大概是因为时间余裕的关系,阎达除了花生糖和奶茶之外,还多烤了一盘小饼干,饼干上面撒了些蓝莓果粒,出炉后喷香扑鼻。

让莲花团子吃的心满意足。

阎达一边看着团子飞速的消灭食物,一边碎碎念地给团子交代他时间紧张一会就要离开继续去为欲界大业献身,唠唠叨叨地叮嘱团子要和谐友爱,不能随意犯熊:“……本座不在的时候你再犯熊可没人给你收拾残局知不知道?”

“还有,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学《一哥手册》听到没?”

“奶爸你好啰嗦呀。”

正抱着花生糖啃的开心的素团子撇撇嘴,背过身去来向他表示抗议。

“你还嫌我啰嗦!”阎达拿手指气愤地戳了戳被他养了这么长时间的团子,却忽然叹了口气,“算了……”

团子眨眨眼,转过头来有点不解的看着他:“奶爸?”

阎达伸手揉了揉团子的小圆脸:“……本座得走了。”

他已经撑到了极限,甚至连吐息都已无法控制自如。

团子低下头啃了几口糖果,声音闷闷的,带着点埋怨:“就不能再多陪我一会……”

“咳……以后吧。”

阎达安慰的拍拍团子的头,笑了几声,随即便起身离开了院子。

莲花团子于是便一直在桌子上低头啃着那碟花生糖。直到他手里的糖果换了第三块,有人自院外行入站到了桌前,夕阳之下,来人的影子正将他罩了个严实。

团子却没理他,头都不抬地继续啃糖果。

来人于是开口,音色冷淡极了:“祸棺祭功成,魔佛波旬已经伏诛了。”

团子被那声音激的打了个冷颤,唇角委屈的弯了弯,却不曾抬头,啃啮糖果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来人顿了顿,又道:“阎达不会回来了。”

团子吸了吸鼻子,眼里带了些泪花,却依然在锲而不舍的啃花生糖。

来人便叹了口气:“你为游魂残识所聚化,并无嗅味二觉,又何必执念这些吃食。”

“要你管!!”莲花团子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狠狠瞪了鷇音子一眼,眼泪却啪嗒啪嗒往下掉;于是他索性不再忍,握着花生糖大哭起来。

只是这回却没有人会头痛着过来哄他了。

鷇音子捏着拂尘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一声,站在旁边等他哭完。

(完)

隐藏CG:

1.三只书团子是书大散落的魄识所化,是书大开核武撞魔佛时撞散的,后来书大魂魄稳定下来就被书大收回去了。

2.莲花团子是素还真游魂裂识借白莲聚化成型,是因为三余鷇音子俩人斗法产生的,所以与鷇音子无梦生都有联系。莲花团子和他们两人可以互相感知对方情况(效果和网络视频类似)——所以正道才觉得这次的欲界没危害,魔佛波旬的画风完全崩掉了XD。

3.阎达回小院的时候祸棺祭已经结束了,回来的是阎达的残魂,就这么被正道坑死太不甘心执念不消,于是回来再喂一次团子。团子猜到阎达现在的情况所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想让阎达走的安心点。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1. 雪雷鹰应未眠 转载了此文字

© 应未眠 | Powered by LOFTER